拒绝?明帝苦笑着甩了下头,显然根本没预料到这种情况。其实他又何尝想拉下身份,只是为了种族的展,实在没有比这更好的法子了。

明帝看了看场中萧族的高层,目光最后还是定在了萧炎身上,嘴角无奈地翘起一个弧度,quot;谁让萧炎那么优秀呢。离族短短几十年,便能带领萧族踏出帝州。问问在座各位,哪个不是在心头盼望踏出帝州几千上万年了,老夫也不过是想跟着这记名弟子沾点光而已。”

quot;啧啧啧。quot;萧遥再也忍不住了,连连叹道,quot;我说明帝,认识这么多年,今天可是第一次让老夫脑子都转不过弯来。”

明帝瞄了一眼萧遥那得意的脸色,老脸上难得地飘起了一丝绯红,顿时拉下了老脸,quot;少在那里装感叹,以为老夫不知道心中得意得不行啊。萧遥,我可告诉,我现在是要跟着我的记名弟子混,可不是给面子,别得意,哼。”

quot;看这话说得,我有什么好得意的。quot;从萧遥脸上立马看不到一丝的得意,他反而捶胸顿足,怒目瞪向萧龙,满脸不甘地说道,quot;都怪这个赌鬼,谁要让明帝代去接萧炎的,白白让他抢先一步认萧炎做了他的记名弟子,害得老夫这么多年来想压他一头的夙愿难以实现……”

只是,他这样说的时候,却向萧龙眨巴着眼睛。

萧龙、萧立还有萧琪等一众人望望我,我看看,窃笑不已,都没想到老族长还有这么顽童的一面,一个个心中都乐开了花。他们不是因为萧遥居然这么逗而乐,而是因为明帝也想带着天明谷加入萧族而乐。只是明帝身份特殊,众人就算心中再狂喜,也不能表现出来,脸蛋都憋红得如一个个高悬的红灯笼。

quot;少说这些废话,别以为我不知道心里咋想的。这笔帐暂且放下,以后再和算。quot;明帝心里装着正事,懒得和萧遥继续斗嘴,转头逼问萧炎,quot;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怎么也得给我这个记名师父一个面子吧。”

quot;正因为是我的记名师父,萧炎才万万不敢答应。quot;萧炎拱手之后连连摇头,quot;天明谷想踏出帝州,萧炎绝对会竭尽全力帮忙,无论是落脚地还是经济方面,定会尽量满足。但天明谷归入萧族一事,您就真的不要为难我了。quot;萧炎说这些话的时候,脸色和苦瓜没什么分别。

但萧炎越是推辞,明帝的心中就越是渴望,那锐利的眼光落在萧炎身上,就仿佛看到了一个移动宝库,无限的潜力放在这里,如果错过良机,实在让人忍受不了。

quot;萧炎,这就是不对了,灭族和幻妖族都归纳进去了,为什么偏偏我天明谷不行?quot;明帝眉角高高翘起,quot;而且老夫也想通了,不就是换一个名字嘛,能让天明谷快展起来,说什么也值了。再说,不加入萧族,我天明谷又如何好意思接纳萧族不断帮忙?毕竟是外人,怎么也不如自己人好嘛,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