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霸道帝少请节制最新章节!

“我只是猜测。万一我们先行动了,被他抓个正着,不就是等于自投罗网吗?”

乔静唯说道:“但现在什么也不做,也不行啊。”

“谁说我们什么都不做了,我们是要看厉衍瑾怎么做。”顾炎彬回答,“因为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厉衍瑾想起的那些以前的事情里,有多少,是对我们不利的。”

乔静唯愣了一下,随后激动的脱口而出:“血缘!血缘!他对那份血缘鉴定,一直都很怀疑!”

“这也只是的猜测而已,厉衍瑾到底怀没怀疑,只有他清楚,我们都不知道。”

“所以,的意思是,让我们静观其变?在衍瑾先行动之后,我们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顾炎彬点了点头:“目前只有这个办法。先紧盯着厉衍瑾那边的情况。我们不能先出手,也不能自乱阵脚,更不能落下什么把柄!”

因为顾炎彬现在不知道厉衍瑾到底知道了多少,是什么打算,有没有要把夏初初抢回来的想法。

厉衍瑾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不然,他只要稍有偏差,就会被厉衍瑾抓个正着。

先看厉衍瑾第一步会做什么吧,现在,就算再焦虑,也无济于事。

白嫩清纯美女性感香肩明艳动人写真

乔静唯瘫坐在沙发上:“可是,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我要失去衍瑾了……他以前那么爱夏初初,现在他都想起了,只会更爱吧。”

顾炎彬却自信一笑:“我就是要让他,越爱,越得不到!”

夏初初是他顾炎彬的,他从来没有改变过这个想法。

乔静唯也不知道顾炎彬哪里来的自信,就她现在来看的话,情况真的很不容乐观。

但顾炎彬这么淡定,这么从容,乔静唯也不好说些什么。

“先回去吧,不用亲自来找我,要是有什么事,我会主动给打电话商量的。目前要做的,就是盯紧厉衍瑾。”

“盯紧他?”

“对。”顾炎彬点点头,“最好能时时刻刻的守在他的身边,看他和谁说了什么话,和谁联系了,这些都是需要注意的。”

“他现在连床都不能下,他还能做什么?”

“不要小看了厉衍瑾。如果不是厉妍帮着,以为,就凭我们两个人,能瞒过厉衍瑾?”

“现在瞒不下去了啊……”

“不要对自己这么的没信心。”顾炎彬笑了笑,指了指门外,“走吧,逗留太久,容易出事。”

乔静唯还是一点都不放心。

可她又没有办法。

乔静唯点点头:“行,不过,顾炎彬,真的要有一点危机意识,别……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对厉衍瑾,从来就没有掉以轻心过。相信我,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按兵不动。”

乔静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现在十分的焦虑,只想分分钟的让夏初初彻底的被顾炎彬所占有。

只要夏初初不是单身了,那么厉衍瑾再爱再爱她,都无济于事。

乔静唯重新戴上口罩,遮住大半张脸,走出办公室,正要反手关上门的时候,她看见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

那男人长得……

很阴柔。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给人的一种感觉,就是阴森森的,像是从冰凉的太平间里走出来的男人一样。

而且,他很白,很少看见有男人能这么的白,白到近乎病态。

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乔静唯都要怀疑,她看到的可能真的是一个死人了。

乔静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蝉,只想快点离开。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男人,竟然拦住了她的去路!

乔静唯都感觉自己被他身上的寒气给震到了,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如果不是戴着口罩,乔静唯现在的表情,肯定是压抑的惊恐。

傅井然懒懒的看了她一眼:“从顾炎彬办公室里出来的女人?”

“……认识顾炎彬?”乔静唯问,“他在里面,有事就直接去找他吧。”

傅井然却笑了一下,这一笑更加阴森了:“我不找他啊,我找。叫什么名字?”

乔静唯下意识的隐瞒:“我为什么要告诉?”

“是吗?不告诉我?那信不信……我把给……”

傅井然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乔静唯心里的那股寒意更加重了,又往后退了一步:“我……我是乔静唯,我和顾炎彬是朋友想怎么样?”

“乔静唯?”

傅井然歪着头想了想,似乎有点熟悉。

这个时候,他不远处的一个助理模样的人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傅先生,这位乔静唯,是厉衍瑾的未婚妻,也就是夏初初未来的舅母。”

“夏初初这个人,我就熟悉了。”傅井然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乔静唯只看见两个人在那窃窃私语,不知道说些什么,但傅井然看她的眼神,变了不少。

她转身就走,不想跟这个阴森森的男人有什么牵扯。

好在,也没人来阻止她。

乔静唯脚步飞快的离开了,匆匆的上车,落好车锁,才长舒一口气。

顾炎彬跟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

算了,顾炎彬也不是什么好人,和他来往的,十有八九,更不是什么好人。

而此刻,顾炎彬办公室外。

傅井然的这次突然来到,顾炎彬毫不知情,而且也没想到,傅井然追到公司来了。

外面的秘书拦住了他:“这位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傅井然笑着说,看上去像是一位非常有礼貌的富家公子,“去跟顾炎彬说一声,就说一位姓傅的先生找他。”

“顾总等下还要开会,没有预约的话……很抱歉。”

“哦,连通知一声都不可以?架子真大啊。”傅井然说,“难不成要我先礼后兵?”

秘书暗暗打量了一下,这个自称姓傅的先生,举止穿着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得罪不起。

“那……傅先生,您稍等。我现在就去跟顾总说一声。”一分钟后,秘书走出来,态度好了很多:“傅先生,请进,顾总在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