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朝阳的光芒倾洒在大地之上,燕京的天空,一片金灿灿。

来了燕京一天时间了,但是宋山却没有半点动作,任由外面闹翻天,就有一种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动声色的感觉。

他一直都在自己的四合院里面。

坐在凉亭上,泡上一盏茶,手握一卷书,是不是抬起头,眸子扫过那有些幽暗的天空,时而感叹:“燕京哪里都好,就是这雾霾,让人十分不爽!”

长年生活在丰盛村,已经习惯了丰盛那种天然大氧吧的环境,燕京这个地方,始终让很多人感觉不习惯。

宋山也一样。

不过他这一次是来聊生意的,不是来聊生活的,也就勉勉强强,先撑下来了。

九点多。

华振邦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宋山的四合院里面。

“华董!”

“华董,早上好!”

清纯美女古装写真

对于华振邦,宋山身边的人,大部分都认识,不管是秘书还是保安,都不是很陌生,所以也没有阻拦他。

“山子,还是你有眼光!”

一边走着,一边在打量着这个四合院,华振邦不由的感叹起来了:“当初谁都不太看好的时候,你早早就知道下手,拿下了这个四合院,这样的款式,这样的地带,恐怕不止是翻了一倍价格了吧,这两年燕京的房价越来越涨的厉害,特别是那些四合院,更受欢迎,很多有钱人都想要在燕京置办一套四合院!”

前两年燕京的四合院还没有这么红火的,但是近两年来了,越来越多人入手了四合院,导致四合院的价格开始飙涨。

之前他还想要用零花钱置办上两套的,但是后来看看价格,发现自己的那些零花钱,连一套三环内的四合院都吃不下了。

“只是适逢其会而已!”

宋山坐在亭台之下,一边翻着手中的书,一边保持一个安安静静美男子的一个造型,甚至眼皮子都不挑一下:“燕京独有的居住文化,还是很让人陶醉其中的,不过这四合院可不是我的,那是小绣的!”

四合院这种的房屋,住着让人有一种身在历史之中的感觉,那种美妙,不是环境能够促进的。

他早已经把四合院过户在了宋绣的名下了。

所以这四合院,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宋绣的宅院了。

“谁不一样啊,都是你们老宋家的,不过来燕京这都一天多的时间了,你倒还是稳得住啊!”华振邦坐下来,目光扫了一下他:“现在外面对你回来的消息,都吵翻天了,都说这天字第一号软饭男又回京了,这一下得风云再起了!”

对于宋山这个天字号第一软饭男的称谓,可是不少人都认同的。

宋山招惹的方家姑娘不说。

还招惹的梦家姑娘。

偏偏方家姑娘和梦家姑娘还是闺密。

这关系复杂的,却能处理得好,能让方家姑娘和梦家姑娘和睦相处,这是何等的手段啊,不知道让多少男人羡慕嫉妒恨。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怒火炙热,不知道引起多少的嫉妒之意。

别的他们都看不到了。

就看到一点。

这厮居然靠着两女人,在这四九城混的的人模狗样的,不是软饭男是什么,而且还是一个一脚踏两船的软饭男。

关键这人不好惹,不仅仅靠着女人,背后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上一回就搞得天翻地覆了,这一回,谁也不保证,宋山会不会硬扛。

“你们华庭很闲吗?”

宋山这时候才抬头,瞄了他一眼,道:“居然还有时间去打听这些八卦啊!”

他非常不太愿意听到这称谓。

想想啊,你走出去,被人指指点点的说自己是一个靠女人发家致富的软饭男,你也绝对不爽的很。

“我们华庭家大业大,事情繁琐,闲肯定是不闲的!”

华振邦笑了笑,说道:“华庭今年早已经定下目标了,最少要上马十个项目,在江东江南进行奠基方式的布局,忙得脱不开身,我这一次完全是给你面子,才亲自的跑燕京这一趟的!”

“别!”宋山闻言,二话不说,直接鄙视他:“老华,说老实话,你我都老拍档了,知根知底的,还真不用给我面子,如果可以,我倒是比较喜欢和青青姐聊的,逼急和你聊,你太鸡贼了!”

就华振邦安狗鼻子,要不是闻到了血腥味,肯定不会跑来凑热闹,这厮完全是想要捅刀子的意思。

“看你这话说的!”

华振邦义正言辞的说道:“我这一次纯碎是为了给你站场子的,你以为明神资本这么好吃下来的!”

把这的放在正义之上,才能的搅和了这个局。

“我宁可对上丰臣元一,不愿意和你扯皮!”

宋山很直接的说道。

要是一般人,早被他怼的面红耳赤的,但是华振邦的脸皮堪比城墙,他可不在意这些,他还是笑了笑:“丰臣元一可是投资界赫赫有名的野狼,吃人不吐骨头的!”

“要的就是他这吃人的势!”

宋山咧嘴一笑,道:“要不然,怎么让他入场啊!”

“你小子心中,到底打什么主意,能说说吗?”华振邦总感觉自己的有些雾里面看不清楚的东西一样,心痒痒的。

“无可奉告!”

宋山没有卖关子,直接给他碰了一个钉子,道:“这是丰盛绿化的绝对秘密,还不是你这个第二股东知道的时候,啥时候你能取代我,成为董事长的时候,我倒是可以告诉你!”

丰盛绿化建立也算是有些年头了,不管是埃及项目,还是的澳洲项目,都进行的很顺利,而且投入了大量的物力。

要说底牌,丰盛绿化还是有些的,但是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宋山不会把这些惊喜给的先放出来。

“算了吧!”

华振邦倒是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我算是看透你了,这丰盛绿化就是你放出来一根骨头,谁吃了谁上当,这一次你的融资,我可以选择减持股份吗?”

减持股份不算是心血来潮。

他是早有这方面的打算了。

华庭农业如今的发展,越发的凶猛起来了,各个项目的扩大经营都需要资金,华庭那些老底,都快被掏空了。

减持股份而套现,是华振邦能想到的筹措资金的比较好的一个办法。

丰盛绿化的确是香饽饽,但是周期太长了,投资项目砸的太多进去了,容易砸着他们的投资款,也就是等于压着了他们钱在这里。

“可以啊!”

宋山想了想,最后点点头:“只要你愿意,然后还找到一个你愿意相信的人,把股份卖给他!”

丰盛绿化的格局太大了,对于华庭农业而言,多少有些撑不住,手握百分之二十多的股份,市价倒是高了,但是耗在这里的资金和人力物力也很大。

目前华庭农业,把所有的精力都已经砸在了长三角,对于这方面的投资,反而显得力不从心。

“炎邦会喜欢的!”华振邦沉思了一下,眸子突兀般的响亮起来了。

“我也会减持一部分!”

宋山轻声的道:“大概有百分之三左右!”

他只要维持百分之三十的份额,就足以控制丰盛绿化了,太多股权在手,反而没办法融入资金。

丰盛绿化需要资金,很多很多的资金,不然根本没办法发展起来了。

“对于明神资本,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华振邦突然问起来。

他神色之间不经意露出了一丝丝的紧张,倒是表示说,他很在意这一点。

“态度,有一件事情我想你错了,不是明神资本找上的我,而是我找上了他们,明神资本是我主动引进来的!”宋山开口说道:“放出这么多消息,我的目的就是明神资本,为此,我还请用了梦家女王的人情,才达到了效果!”

“我还一直以为,明神资本是自己闻到的血腥味,找上门来的!”华振邦看着宋山,眼神之中多了几分惊艳。

“全世界都认为,丰盛绿化是一个香饽饽,如果沉淀几年,把埃及项目和澳洲项目彻底的完成,把利润报表给做的漂漂亮亮,一上市必然引起轰动,可是你偏偏却在这个关头,进行A轮融资!”

华振邦在推敲宋山的心思:“如果你单单只是为了国府的京津风沙源治理项目,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所以,你肯定还有其他的心思,就是不知道你小子还憋着什么大招,也不透露一下!”

“心思我肯定有,但是就是不告诉你!”

宋山笑的灿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老小子在背后算计我不是一回两回的,真让你猜中了我的心思,指不定我怎么吃亏呢!”

“你看你,对我误解太深了!”

华振邦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华庭和丰盛,如今可是深度合作的伙伴,是共同进退的盟友,你怎么能这么对呆自己的伙伴和盟友呢!”

不过他这姿态都没有保持多久,就露出了那种贼笑起来了:“还是给我透点消息来,让我早做准备!”

他知道宋山有料的,不然也不会跟的这么紧,就希望能提前从宋山这里挖出点东西来,这样他才好应对。

“你死心吧!”

宋山不管他,继续看书。

……………………………………

这来到燕京的第二天的时间,宋山还是足不出户,就在家里面看书,那寂静的让很多人都看不懂,但是却不敢小看他。

要知道,当初宋山一个人把燕京搞得天翻地覆,燕京几个老牌世家一个个针锋相对,却最后只能认怂,这可是很少人能做得到的。

他越是没动静,越是让人感觉有些压迫。

宋山这一整天的时间,都在看书,一开始他只是看一些感兴趣的的农业书,不过后来了,他倒是和小尼姑聊起抓鬼诛魔的事情,看了一些什么阴阳风水的书籍。

要知道,这一次来燕京,还有一个麻烦要解决,那就是方崇,不管方崇是生还是死,那个心魔必须要找出来了。

“静空,如果按照你们天师的想法,心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宋山还是想要把事情给弄清楚一点。

以前他会觉得这些东西,这些妖魔鬼怪的东西,距离他太过于遥远了,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普通人而已,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所以他想要了解的更加彻底一些。

“心魔?”

静空坐在屋檐上,坐在瓦砾口,双手合十,正在做功课,听到宋山的提问,她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想了想,才说道:“唯心而生,亦唯心而灭,这来源于心灵的力量,很难对付的,所以说对付心魔,其实我没有太大的把握!”

宋山咬咬嘴唇,再问:“那个心魔来我家偷东西的时候,曾经说过,只要人彻底的死去了,才能泯灭心的力量,不然就算把他打碎了,他还是能从心灵之中的重生,这是真的吗?”

“算是吧!”静空小尼姑双手合十,轻声的说道:“心魔,无色无形,其实就是一套自己和自己的U对抗的游戏,理论上每一个人都是存在过的!”

宋山突然停下来脚步了,回过问:“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心魔?“

“可以这么说吧!”

静空小尼姑笑了笑,沉声的说道。

“但是一般人来说,心魔这东西,看起来更多的就是人格分裂而已,至于你所说的这种心魔,这么神奇,我也只是第一次听闻!”

坐在屋檐上,吸收日月精华的小尼姑突然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罗盘,这罗盘已经转了一整天的时间了,总算是有些动作了。

“宋山,你身上染到的魔气应该在那个方向!”

静空小尼姑突然指着西北角的位置,轻声的说道。

她的眼睛看不到。

但是气息却很强。

她的罗盘是追踪盘。

“西山!”

宋山抬头,看了看,眸子有些的煽动。

“董事长,正阳农业的叶景添董事长正在门外,希望能见董事长一面!”秘书这时候走进来,打破了宋山和小尼姑之间的聊天。

“叶景添?”

宋山皱眉。

这个正阳农业董事长,这么沉不住气吗?

“让他进来吧!”

宋山想了想,虽然他沉得住气,但是局势变幻莫测,这时候,他还是需要把叶景添给稳下来。

当初他为什么让叶景添的正阳农业进场,那是因为这群人背后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网在支撑着。

接下来的很多事情,都需要正阳农业上下的配合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