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到现时,东南军的黑火药炸弹已经被红毛番有样学样。

   爆炸声此起彼落,震撼人心!

   飞迸的铁钉钢珠在露天甲板上肆虐,惨叫声不断,多的是红毛番海盗们。

   东南军有良好的护具,而且配备有防火藤牌,敌弹飞来时,就用藤牌抵挡。有的兄弟手舞两个藤牌抵弹弹,有的兄弟自恃装甲雄厚,有刀炮不入的绝技,对方炸弹飞来,只是转身,以装甲抵抗,打得他们背脊劈啪作响!

   当然许多人都缩在舷墙的后面缩头闪避,也有的人干脆就地卧倒,受伤者有之,但阵亡者无有。

   颜琨手里也拿了盾牌,加上护具,他手执盾牌挡面,有东西打在盾牌之上,他与舰长施琅身边都有陆战队员保护着,他们均安然无恙。

   而红毛番自制了一些木制盾牌、有的人则穿上了皮甲,他们的装备肯定不如东南军的好,导致许多人被炸炸,不过黑火药炸弹的威力普通,甚至他们穿厚一点衣服,飞溅的东西都不能击穿他们。

   不约而同地,双方都没有投掷火油弹。

   火油太过敏感了,用起来固然威力大,但是储存不易,在船上极为危险!

   风帆时期的军舰民船都是木制,实施严格的灯火管制,如军舰里专门有人负责照料灯火,晚上到岗,管理灯火使用,战战兢兢,丝毫不敢马虎,须知一旦着火,就是燎原之势。

   不过红毛番使用了生化武器---臭罐儿!

   他们将一些带刺激性味道的植物药剂连同火药装进罐里,火药被引燃后,与那些乱七八糟的植物药剂发生化学反应,生成刺激性气味,导致难闻、咳嗽!

   你不知道的篮球宝贝

   181战舰露天甲板上发生了混乱,趁着当儿,红毛番手执刀剑和斧头,拿着短枪站起来,向181战舰发动进攻!

   不过他们并不容易,因为华人哪怕是咳嗽到撕心裂肺,也依旧扔出炸弹爆击红毛番,加上不时射来的火枪枪弹,红毛番咬牙顶上,在两船贴帮的时候,呐喊着冲啊!

   他们把搭钩挂在华人舰上,蜂拥而上。

   颜琨在露天甲板中间,看着一个胡子拉碴、凶神恶煞的红毛番嘴里咬着刀抓着帆索飞荡而来,他目露凶光,注定颜琨,看来他将以颜琨为目标了!

   刹那间,颜琨只觉得血往头上涌,他拿起了一杆火枪,尽可能手不抖地,镇定地向着那人开了一枪!

   轰!

   枪响,打在了那人的右肩上----其实颜琨想打的是他的胸口,打出一滩血,然而,对方依旧急袭而来,空中放手,直取颜琨。

   颜琨咬牙切齿,扎了一个弓箭步,双手持枪,将长了枪刺的那一头指向那人。

   就在这时,颜琨身边冲出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手持一把鬼头刀,猛然迎上了那个红毛番。

   蓬的一声,切肉钝响!

   血光迸现,红毛番被大汉凌空砍伐,没有一刀两段,被切出了一个大豁口。

   那红毛番自颜琨身边飞跌而过,沿途鲜血飞溅,洒在甲板上,立即把好些面积染红。

   颜琨的脸上也溅上一些鲜血,只觉得热辣辣的!

   不禁用手一染,手上尽红。

   出手的是陆战队副队长王乐,实际上是颜琨的保镖,他不可能让王子涉险的,打仗意思意思就行,除非迫不及待,他必须守护好王子,不能让王子直面危险。

   嗬嗬,可干起来了,颜琨看着甲板上战得激情四溢,开枪、近战,吆喝声、惨叫声,打成了一窝粥,他的心也不禁跟随着活泼起来,立即给自己长枪上膛,让他满意的是他的手一点没抖,完成后,瞅准一个挥舞大砍刀,杀得如火如荼的红毛番,给他一枪!

   不错,打正了他的胸膛,那人浑身一震,屹立不倒,望向颜琨冲前两步后,颓然倒下,嘴里溢出了道道黑血。

   耶,完成首杀!

   颜琨心中不无兴奋,他按照教官所授,打胸不打头,胸部的面积大易命中,爆头虽然拉风,但不容易打中。

   而且东南军的火枪子弹是铁珠子镶铅,实际上就是达姆弹,打进去一个小口,打在里面变一个大洞的那种。

   那个红毛番明显是肺给打烂了,所以他再强悍,也无能为力。

   颜琨兴致勃勃,忙着装弹,找敌人试枪。

   他前面挡着王乐,后面也有陆战队员,对他严加保护,开玩笑,要是他有什么意外,哪怕杀光整船红毛番都比不上他!

   海盗船船长哈特持刀带队而上,过到华人战舰的甲板上,打不了几下,就心凉半截。

   他是个老经验了,清楚到有组织和无组织的区别,眼前的华人,排列成行,要不就结成团,前面士兵用上了枪刺的火枪与红毛番近战,后面的用手枪、喷子和长火枪向着海盗们射击,海盗们冲突不进,哪怕他们呼喊酣战,也给前面的华兵敌住,被后面的华兵给打死!

   即使有些地方占优,可是海盗们的进攻杂乱无章,在有组织的防御与攻击下难有大的突破,反倒死的人越来越多。

   鲜血淋漓,尸体倒下,悲惨!

   无论红毛番怎么冲突,华人的队伍始终不乱。

   海盗头哈特张了张,首先看到的是持指挥刀的施琅,在一群陆战队员的簇拥下,指挥若定,英姿勃发!

   王对王?

   哈特只看了施琅一眼,就知道那是打老仗的军官,惹他不起。

   该个海盗头的目光毒辣,他看到了颜琨,立即就明白了颜琨有着重要的身份。

   马上地,他带人向颜琨冲去!

   看到穷凶极恶恍若牛头马面的一群人冲来,王乐不由得表情严肃,舞了个刀花准备应战,而颜琨手有点抖地给火枪上膛,似乎半天都不行,急得他上火!

   就在此时,只听得一声厉喝,自队伍后面飞出一颗炸弹,正正落在那群海盗当中爆开。

   轰隆爆炸声中,翻滚吧,海盗们!

   海盗们人场面说多精彩就有多精彩的,炸得好!

   颜琨稍稍回头一看,见正是好友简文悦,手上还有引火筒。

   众人惊叫声中,那个海盗头子满身血污,状似厉鬼,摇摇晃晃,直扑而来!

   王乐上前阻挡,刀光闪过,只一合,王乐将哈特左手斩断,但是哈特就手一刀,把王乐劈翻在地上!

   就在这时,颜琨已经来不及装膛,他不假思索,手执上了枪刺的火枪,箭步上前,用全力刺杀。

   杀!

   枪刺刺进了哈特的肚子里,刺刀一直插进到刀颈跟前,哈特惊讶地看着面前年青的后生,作梦也没想到自己会给他刺啊。

   哈特大声地出了一口气,好象蒸气喷出来似的,仰天倒下去了。

   海盗头子哈特,被东南国大王子颜琨讨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