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怎么的,方辰突然想到了,自诩不是华夏企业,而是国际企业的某想。

作为一个民族企业,却忘记了最初的信念,着实是有点可悲可笑可叹,要知道某想曾经也是高举民族企业,振兴民族经济大旗的存在,而也正是因为华夏人民对它的支持,某想才有后来的辉煌。

但是方辰相信,某想也必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强本弱枝,重华夏,轻国外这样的发展战略,只要擎天存在一天,那么这样的发展战略就必须贯彻到底。

甚至,他相信总有一天,华夏人民会用自己智慧的头脑,勤劳的双手,将华夏打造成世界最大,最重要的市场,使得不但华夏企业如此,球所有的企业也莫不以华夏的市场为重,一切最新,最好的科技都要先应用在华夏。

也不知道方辰在那边思考什么,段勇平只得让张萌起身给他倒了杯水,自己耐心的等待着。

“不过,我不打算再搞什么省代,市代之类的东西,只有县区一级的代理商。”方辰突然道。

此话一出,段勇平诧异道:“县区一级的代理商?”

他真没想到,方辰思考了这么半天,竟然给他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仅仅只要县区一级的代理商,这算什么鬼代理制度?

在他看来,代理商制度的优点之一,就是省事。

就如同现在小霸王实行的代理商制度一样,他只需要管理这三十多个省代就行了,小霸王有什么政策和销售策略变动,直接通知到省代,剩下那些数以百计,千记的市级,县区级代理,都是交给各地的省代管理。

呆萌16岁美少女早安摄影图片

因为让小霸王走出华夏,一直都是他的夙愿,所以他也看了不少跨国公司的案例,像小霸王这样的制造企业,绝大部分都是代理商制度,要不然就是实行所谓的直销制度,把代理商的层层加码变成另一个形式,更自由一些的层层加码。

而实施代理商制度的跨国企业,大部分都是直接在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区域,比如大中华区,东南亚区,欧洲区等等,选择一个总代理商,然后所有的销售任务,都由总代理负责。

能正儿八经建立分公司,取消总代理,直接管理省代理的,都可以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现在可好,方辰连市代理都给取消掉了。

他感觉这还真是方辰的风格,是实行代理商制度,但实际上骨子里玩的还是直营店铺那一套,顶多就是比在国内做出了一小部分的退让而已。

“您这哪是什么代理商,简直跟公司直接面对经销商没什么区别。”段勇平无奈的道。

面对段勇平的吐槽,方辰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但总比公司建立直营店铺省事吧,或者这种模式应该叫做加盟商模式,或者授权店模式更为合适一点。”

也就是小霸王以县区为单位,按照一定的标准招收加盟商,然后小霸王可以为他们提供完善的运营管理和支持,强大的市场策划和宣传,统一的采购和配送,主要经营者专业培训等等。

所有的幕后工作和培训工作都由小霸王在当地的分公司来进行。

段勇平翻了个白眼,“您,您这是图什么?”

他承认方辰的对,加盟商模式肯定比自己开直营店铺要省事的多,最起码店铺的销售,财务,理货等等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员不用小霸王自己招聘,也不用小霸王自己去购买或者租赁店铺。

管理数以千计的加盟商,肯定比管理数以千计的店铺,以及这些店铺背后的数万员工要简单省力的多。

但直接找个总代理,或者每个国家弄几个省代理,不应该更省事吗?

当然了,总代理的弊端太多他这也是知道的。

如果找总代理的话,虽小霸王可以在当地销售,打开当地市场,但小霸王在当地的命脉也会被总代理捏住,经过国内这几次代理商闹出来的事端,他也的确是吸取到了一定的教训,不能给代理商太多的权利。

相比之下,小霸王在东南亚各国,各成立一家分公司,然后由分公司去管理各省的省代,就显得靠谱的多。

而且分公司的规模也不用太大,一个国家的分公司,有几十个人就足够了,整个东南亚,几百人的规模也差不多了,这样的话,即便国内派人过去管理,人员和成本的压力也不至于太大。

可如果按照方辰招收加盟商的方法,那么一个分公司的人员就要好几百人,整个东南亚加起来,没个两千人绝对打不住。

“我觉得这件事您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照您这样做,这东南亚分公司的规模,没个两千人绝对打不住,而且您要知道现在东南亚有一部分国家的平均收入比我们高得多,而且作为外派人员,公司把他们派到距离公司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不能照顾妻儿父母,这在一点上,公司肯定是要在工资上有所补偿的,不定这东南亚分公司一个月的职工工资就要五六百万。”段勇平冷声道。

方辰嘴角微翘,他对于段勇平话中的内容倒不是什么在意,只是对段勇平话的态度觉得有意思。

经过两年的成长,老段的确变了不少,比之前不知道圆滑了多少倍,要是之前的话,老段话的口气绝对不会如此的委婉,甚至冷冰冰的,不行,我不同意,这样的话直接就撂出来了。

“两千人就两千人,面对东南亚四亿多人的市场,分公司如果没有两千人,怎么可能把整个东南亚市场真正的纳入小霸王的怀中,而且除了一些管理人员,其他大部分的基层人员,比如司机,文秘,杂工,库管,销售等等都可以在当地招聘,真正需要公司派人过去的,连四分之一,不,五分之一的人都没有。”方辰直截了当的道。

被方辰拆穿了自己那点小心思,段勇平脸色闪过了一丝微红。

不过也就是一闪而过,跟方辰在一起这么多年,彼此知根知底,能骗住方辰那是最好,骗不住也无所谓,更不会有半点的意外,至于脸皮什么的,更是早早就锻炼出来了。

“我承认四五百人”

段勇平的话刚开个头,就被方辰打断了。

“我来,我这样做的理由,其实,这也都是老生常谈的问题,首先代理商的层级越少,那么归属于公司这边的利润肯定会越多,我就不相信,少了省代和市代两级的利润分成,我连多养活两千分公司职工都做不到,甚至可以不客气的,减少两级代理商,增加分公司规模,这样的模式为公司带来的利润,如果少于传统的代理商模式,那这就是你管理上的失败!”方辰掷地有声的道。

段勇平彻底哑口无言,甚至额头上忍不住冒出了一丝冷汗,他很少听过方辰这样的指责。

方辰面无表情,这件事,他决心已定!

个不好听的,代理商又不是为公司做贡献的,代理商是要赚钱的,而且分公司可以少招人,并不代表这些工作内容就不存在,只是这些工作从分公司流到了代理商那里而已,该做的工作,该养的人,一个都不会少,甚至还会更多。

在工作内容不减少,代理商还要赚钱这种情况下,分公司的盈利能力如果弱于代理商模式,那真是小霸王,是段勇平的失败。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不想再有这种代理商权力过大,尾大不掉的情况出现。”方辰沉声道。

虽这次柳元俊他们打击的都是一些市县区的代理商,省代们似乎都没有参与进来,一个个干净的不得了,但是他和段勇平,都是心知肚明,这些市县区代理商的背后,就是省代们。

而且国三十多个省代,一个没跑,部都参与在其中。

如果没有省代的默许,甚至怂恿,这些市县区的代理商绝对没胆子闹到这一步的。

而且要知道代理商制度,最大的获利者就是这些省代了,去年一年,省代们,少也要从小霸王这里挣了一千万,挣得多的省代,甚至能挣两三千万。

现在直营店铺的建立,未来代理商制度的取消,省代绝对是最大利益受损者,他们怎么可能会没有半点动作?

而这种事情,他不会允许出现第二次,而且东南亚太远,实在是鞭长莫及,再他也没把握,也没心情,再去东南亚找点像柳元俊这样的人帮忙。

所以,这次他干脆从源头就把省代,市代这两级给掐死了,就不给他们存在机会。

而他现在的加盟商模式,其实就是参照金拱门和肯塔基家乡鸡,由小霸王给当地的加盟商们提供一整套的培训和加盟模式,从店面的选址,到门头装修的整齐划一等等,他们以后就是小霸王在当地的直营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