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柏川见樊胜美抓狂,只能闭嘴。可他妈妈又来电呼救,要王柏川赶紧找樊胜美想办法。王母不禁怨声连天,她本来就不喜欢樊胜美,原以为两人已经春节后分开了,想不到还在一起。结果,不出所料,与这种人家搭上,就永远没清净日子可过了。中老年妇女唠叨起来没个完,偏偏车厢狭小安静,樊胜美听得清清楚楚,等王柏川这边电话结束,樊胜美早心中癫狂,只等着王柏川放下手机,她狠狠敲打椅背狂叫。“一帮混蛋,一帮混蛋,一帮混蛋,一帮混蛋……”

王柏川沉默,等樊胜美发泄够了,才道:“我们讨论怎么办。”

“怎么办?显然是逼我现身,逼我回家把人从你爸妈家扛走,等哪天他们没钱再会玩一遍。你说我有什么办法?”

“我妈说,要么,让她报警?”

“报吧,只要有用。”

王柏川又打电话去,可想而知,又挨他妈一顿唠叨。而他和樊胜美两个坐在车里,一动不动,闷等报警结果。

可很快,王母抓狂地来电,警察说家务事,建议协商解决。其实樊胜美也知道这种办法无用,警察也不敢碰她爸这样的人。而且即使今天警察帮忙将人载回樊家,过几天她哥还是会把人送到王家来。这就叫作无赖。

“王柏川,你帮我想办法,你想不出请你哥们儿帮忙想,我全靠你了。只要不出人命,随便你处理。”

王柏川怔怔地看着樊胜美,“我们连夜赶回去。争取周六日两天处理完。看看机票还有没有。”

曲筱绡下班前给安迪打电话,“大姐,今晚我俩周末都没安排啊。收留小的好不好?”

“我飞去见包奕凡。”

“愚人节笑话吧?都知道那儿闹成全武行了呢。报纸都拿这事当花边八卦登呢,你不知道?”

牛仔热裤萝莉妹子白T恤迷人街拍图片

“包奕凡说没事就没事。”

“那不行,姐们儿得跟去做保镖。”

“愚人节笑话吧?你保镖?还不如我这孕妇。”

“哈哈,还有空位,你坐商务舱吧?一起去。”

安迪不禁白眼向天。“愚人节笑话?”

曲筱绡只是吱吱地笑得小老鼠一样。过了会儿,就一个电话上来,已经出现在安迪大楼外面,说是蹭着墙角不敢进这种光鲜地儿。安迪郁闷地收拾下楼。抓起曲筱绡一起去地库驱车,奔赴飞机场。两人想不到,居然遇见神色极其紧张的樊胜美和王柏川。

“这么巧?愚人节还玩真人秀?”曲筱绡远远地看着办理自动登机的樊胜美,不打算过去招呼,跟着安迪去办理行李托运。“你猜。两人回老家干什么去?跟樊大姐哥哥会不会有关?”

“概率很大,要不然不会愁眉苦脸。有兄弟还不如没兄弟。你那两个哥哥呢?”

“哈哈,半年时间,被我全面赶超,一个个捻死在地上。没办法,等他们活到二十岁以为顶尖名表是三个字的时候,我早知道是四个字了。他们还在吭哧吭哧编织社交网,我的同学们和同学们的爸爸们都已经是海市支柱了。怎么比。但,嘻嘻,如果有你这脑袋。把我捻死是没问题的。”

安迪白她一眼,可这就是现实,曲筱绡话糙理不糙。

四个人过安检的时候,终于八目相对。曲筱绡拿眼珠子将两人扫了个彻底,居然没问。就怕一开口,麻烦事滚滚而来。那么她管好,还是不管好呢?王柏川毕竟是她的同道。

看王柏川见了两位,眼睛一亮,赶紧道:“你们也去……哦,见包总?”

“是啊。他最近不顺,心情欠佳,我去看看他。小曲非要跟去,我甩不掉。”

“我们回去处理一些事。她哥……”王柏川不顾樊胜美在身后踢他一脚。“她哥把她爸往我家一扔,跑了。我们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回去边打边算了。”

不仅安迪,连曲筱绡这个混世魔王都听得瞪圆双眼,可真很难处理。谁玩得过一个没钱没资产的无赖?

“耶,上回的仇家都用不上了。仇家上门,你哥只要把你爸摆门口。谁敢踏着过来,出人命给你看。你爸现在可是他手里的核武器了。”曲筱绡忍不住自言自语。

樊胜美听了脸色一变,果然。她本来考虑过这主意。

“把你爸拉去市里,找间房子,找个保姆,谁也不知道那地方,你哥还能挟持你爸吗?”安迪觉得这事简单。

曲筱绡先反驳了,“你以为王家门口没埋伏的人?三班倒盯着呢,大不了当上班挣钱,看谁先崩溃。”

“抢呗。他们难道租得起好车?随便上哪个环城路溜溜就把他们甩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王家以后还要做人吗?”

安迪被曲筱绡驳得没声音了。王柏川与樊胜美也被曲筱绡说得心中全无底气,全泄气了。

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只有一条:樊胜美割地赔款。樊胜美灰头土脸,一想就想到自己过去被家里予取予夺的生活。她是真的陷在里面再也出不来了吗?她此时真的杀人的心都有了。而且,她又得面对本来就对她非常不满的王母了。

安迪上了飞机,才问曲筱绡:“真没办法了?”

“有,怎么会没有。就是王柏川没那能量。找两个兄弟,把她哥揍一顿,手脚做足,远远载到鸟不拉屎的地方扔下,让他讨饭回来。没她嫂子陪着,他能糊口就蛮好了。有她嫂子在,卖几次就筹足路费,没意思。只要她哥不在,她嫂子闹不起来。”

安迪斜睨镇定自若说这种办法的曲筱绡,“不可以。”

“所以说嘛。帮不上。一个没钱的无赖,你什么要挟的办法都没有,早听说樊大姐的哥进去坐牢,这傻大姐还开心呢,我就知道不妙。监狱是个好学校啊,看看,她哥长能耐了吧?看樊大姐自己怎么发挥了。我看她没戏,不像我,即使极品大哥成双成对出现。照样一个个收拾了。她就是少一条本事:豁出去。这条本事你我都有,所以我们坐前面,他们挤后面。”

安迪无言以对。确实,曲筱绡说的话里全是闪烁的智慧。

包奕凡这阵子很是焦头烂额。如果手机不关,几乎电话不停,熟悉的不熟悉的,纷纷打电话进来打听进展。仿佛包家忽然成了关系本地经济发展的举足轻重的巨人。他只能关机,新买一个新号码的。方便随时联络需要的人。

即使到机场接人,他都俨然地戴上墨镜帽子,鬼鬼祟祟地掐着时间点出现在大厅。只是,他完全想不到,出来的竟然是四个人,而不仅仅有原先说好的死缠烂打的加一曲筱绡。包奕凡有些吃惊,不知道安迪打的什么主意,怕安全不够,多请几位保镖?还是别的什么打算?

曲筱绡出来就冲包奕凡大笑,“大明星范儿啊。包大哥。”

包奕凡无奈地笑,拥抱安迪,接了行李的当儿,轻问:“另两位是……”

“他们自家有大事,只是凑巧在飞机上遇见了。千万别问他们,回头跟你说。”

包奕凡便与王柏川握手,客气地道:“我车子坐得下,先送你们回家。”

王柏川忙道:“怎么敢麻烦包总。我们搭包总顺风车到市区就行。我还得在市区再找几个人。”

“哦,那我们赶紧上路,这边的人睡觉普遍比海市的早一两个小时。”

安迪见包奕凡以此话避开问题深入。舒口气。曲筱绡则是斜睨樊胜美一眼,心说此人这是干吗啊,放着个真神在面前不赶紧拜,难道还得等到天翻地覆了。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委托安迪找真神吗。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但王柏川不是樊胜美。王柏川上车后,跟曲筱绡道:“小曲,拜托你,今晚请你照看胜美,让胜美跟你住一起,行吗?”

“你们一路商量好的?”

“是他的主意。”樊胜美道。“可……不去看看我爸,我怎么放心。”

王柏川道:“我想来想去你哥目的就是要借打我把你逼出来。只要你不出现,你授权我不留情面地处理,显示你我没有联系,那么以后他也就不会抓我这个小辫子。同时我保证你爸爸安全回家。这件事只能这么处理了。”

“你的处理办法只是撇清你家而已,又不是根本性解决。”樊胜美不满。

曲筱绡熬不住,插嘴:“而且王总你也别想撇清啊。你今天叫几个兄弟暴力把人送回樊家,势必与樊大姐大哥拳脚来几下。但等你一回海市,你年老的爸妈一落单,你想樊大姐的大哥能不缠上你爸妈出气吗?你以为撇清跟樊大姐的关系就行了吗?”

“对啊,只会让我看清你急于为自家撇清的嘴脸而已。小曲,你看最好办法是什么?”樊胜美说的时候,王柏川脸色非常扭曲。

“有办法你也做不到,你这种只敢抽枕头不敢抽电脑的,放一个大活人在你面前,你连一个巴掌都甩不出去,有办法等于没办法。换我的话,找一根自来水管先打回家去,把电视机电灯玻璃窗凡能砸的都砸光,才把你爸接回去,一扔,告诉他们,要是再敢折腾一下你爸,你自来水管照他们脑袋瓜砸。但你敢吗?只怕你的细胳膊连抡自来水管都费力。”

樊胜美揪住一根稻草,连忙看向王柏川,但王柏川脸色铁青地道:“这种事除非你自己做。我陪你做,或者我单独做,不仅没用,还直接连累我爸妈。”

“王总这话是对的。”曲筱绡在樊胜美再度欲发火前连忙肯定了王柏川,免得王柏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面子遭殃。王柏川在黑暗中与曲筱绡对个眼神,表示非常感谢。“王总只能帮你两个忙,一个是替你做苦力,把你爸搬来搬去。一个是替你出钱,养你们一大家子老小。”

樊胜美看看王柏川,又看看曲筱绡。但王柏川一声不吭。樊胜美急道:“王柏川,你说话啊。”

曲筱绡见此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包奕凡在前面皱皱眉头。只有安迪面不改色。王柏川沉默了会儿,才道:“小曲说的第一条,我正准备做。第二条,与你一起养你爸妈是应该,但养你兄嫂。而且是被他们勒索着养,我做不到。可问题是,目前情况下,养你爸妈就得先养你兄嫂。我还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今晚先做第一条。看效果再接着下一步。”

“我要一起去,我只在远远看着。”

“你如果相信我,你还是跟小曲待着,你一起去,我怕是照顾不到你。半夜三更你落单在小街小弄里。很不安全。让你哥哥那边的人看到更不方便。他们只要知道了找到我爸妈就可以找到你,以后更没完没了。”

“我去我家楼下看着,不看见事情发展我没法安心。你只管做你的。”

“好。”

樊胜美想不到王柏川竟然忽然答应,而且答应只用一个字,感觉有异。她看看王柏川,而王柏川则是拿出手机开始联络朋友在什么路口等候,没空再与樊胜美讨论。忽然,曲筱绡嗲兮兮地道:“王总,我也申请跟去。”

“小曲,也不看看场合。别节外生枝。”安迪终于开了声口。

“不是啊,我去帮忙。我假装是王总的女朋友,既然王总与樊大姐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不是可以帮王总家撇清了吗?只是……樊大姐,我劝你还是别去现场盯着的好,到时候我总得当众吃吃男朋友的豆腐吧?你看着多闹心啊。”

王柏川感激地看着曲筱绡,“只是得大半夜劳烦你。”

“嗯,先把你家撇清,很好。”

大家听樊胜美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来了一句,都又闷声不响了。樊胜美对王柏川很失望。为什么总想着先撇清他家,而不是帮她的忙。毫无疑问,那有点儿变态的什么老婆与老娘一起掉进河先救谁的问题出来,王柏川肯定选择先救老娘。一点儿犹豫都不会有。要换作世上男人都是王柏川,那变态问题就不会成经典了。可见王柏川……

可曲筱绡才不管樊胜美的脸色,她就是得先撇清了王柏川,以免王柏川心思无法集中在生意上,顺道影响她的生意。等他们到了相约的路口下车,曲筱绡将行李扔给安迪。她也跟着跳下去凑热闹。

包奕凡等他们全下车了,才松口气,“我已经快忍不住了。放心交给王柏川去处理好了,王柏川做那么多年内贸生意,对付个无赖要是都没办法,可以改行了。那个小樊吧,看不起王柏川。也亏王柏川一直忍着。当众这么损王柏川,这两个人……”包奕凡摇头。

“我也快忍不住了。自己处理不行吗?就像小曲说的,拎条棍子去,豁出去了,赌谁先怕死。”

包奕凡不禁笑了。“你这赌棍。也好,省得小曲总黏着你。我本来约了个朋友陪小曲,现在看来她自己找到更好玩的。今晚上她有戏。”

“你瘦了点儿,看上去很没精神。”

“这几天没怎么睡觉,事情发生太多,想不过来,脑袋高度紧张。我们这两天住酒店,避开他们,只有我和你。”

“你爸到底想怎么样啊。不是说交权给你吗?”

“所以说他的话能信吗。他正轰轰烈烈地清理我妈安插在房地产公司里的人,哪舍得离开。我们不说那些烦人的。委屈你,我们从员工通道进酒店,我不想让熟人看到我住这儿,又没得清静。偷情一样。”

包奕凡显然最近很可怜,抱安迪下车后,还得取出车罩将车子罩住,省得被人看见他的车子停在那儿。本市就这么几家五星,撞来撞去都是认识的人。安迪抱臂看着,笑道:“我什么都不做,看你一个人忙忙碌碌,这感觉异常的好。”

“你总不给我机会。”

“怕像小樊一样,全靠在王柏川身上,王柏川压力太大。”

“男人嘛,为心爱的女人做事是很愿意的。只是别像小樊一样,既看不起他,又要他做。”

“有没有既看不起他,又不要他做?按理,应该是这种逻辑才对。”

“以后你要是总不让我替你担着,我就按这逻辑推理,你是看不起我。”

安迪才刚想从逻辑上反驳,但马上想到前阵子发生的事,她完全将包奕凡置之事外,不让插手。包奕凡显然有怨言。“我一个人惯了,几乎遇到事先自己冲出去了,等想起可以交给你,自己早有了计划,懒得再交给你。以后都交给你。我和小曲的行李都你拎着。”

包奕凡裹好车子,双手拎行李,身上还得挂着个人,他显然甘之若饴。安迪有点儿想不明白,合理分担不是更好吗?显然她还得适应这种男女相处的心理。(。)SJGSF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