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秦明和陈朝阳对了个惊讶的眼神。

倒是王一军,若有所思地摩挲着下巴:“老三,说到这个,我想起一件事来,大一那年冬天,不是拎错过水壶吗?还回去的时候那两个水壶已经打满热水了,还贴了个纸条在壶盖上,后来让我找8幢楼的老乡帮忙打听,问到了拎错的壶是毛盛洁的,还请她吃过饭、送过花,然后俩好上了。其实吧,我后来听谁说了句,毛盛洁她们宿舍打热水是轮着的,拎错的壶是毛盛洁的,但打热水的不一定是她,要是因为这个原因追的她,那确实有可能追错人……”

赵天亮脸色铁青。

他妈他当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兴起了追她的念头!

可就算一开始追错了人,两人在一起后,他对她的好也不是假的啊!

家里发生变故之前,他父母给的生活费充裕,加上每学期都拿奖学金,几乎每个礼拜都带她出去玩,大小节日和她的生日,衣服、零食从不吝啬。为什么说分手就分手?她对他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一年多的相处是假的吗?

赵天亮想不通,直挺挺地摔在床铺上,瞪着上铺的床板,挺尸一样躺了两天。还是秦明一巴掌呼醒他:“陈教授喊做实验去!不是想找兼职吗?问问教授有没有活可以介绍,这样躺着有什么用!”

王一军满头大汗地从外面回来:“同志们!有个好消息和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个?”

秦明看了眼床头的闹钟:“我们要去陈教授那儿,好的坏的一起说吧!”

王一军也就不卖关子了,灌了一大杯凉白开,抹了抹嘴说:“坏消息是:学校已经收到正式通知,我们这届开始国家真的不再包分配了,毕业后真得我们自己找工作!”

好在他们对此已有准备,说是坏消息,但不至于沮丧到家。

清纯软妹格子衬衫温婉笑容青涩私拍图片

“那好消息呢?”秦明边问边拿了脸盆、毛巾,塞到赵天亮手里,催他去盥洗室洗脸、刮胡子。

“好消息是徐老师给王璐她们寄来了信和包裹,路上碰到赵思然,问我们什么时候在宿舍,带过来和我们分享。”

省师大宿舍楼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女生可以上男生宿舍,男生却进不了女生宿舍。女生楼的宿管员防男生像防贼。

秦明一听心上人要来,连忙爬上床铺收拾。

王一军抽抽嘴角:“还没定什么时候来呢,这么猴急干什么!”

“就和她们说五点以后我们在的,我和三哥做完实验就回来。这是饭卡,晚饭帮我们带。”

顿了顿,补充:“问问女生想吃什么,一起带了吧。”

天热,食堂里又闷,他们都是带回来对着鸿运扇吃的。

“行。”王一军一口应道。

女生宿舍,王璐和周晓丹边拆包裹边惊呼:

“哇!浴盐诶!这么大一瓶,得多少钱啊?”

“还有好多海鲜干!是徐老师自己做的!”

“这还有蜂蜜、茶叶、水果干片。”

“这是什么?哇哇哇!是‘旭日东升’签名的峡湾景区明信片!开心死我了!”

正在读信的赵思然凑了过来,眼睛都亮了:“真的耶!我的天!我爱死徐老师了!”

“不爱旭日东升啦?”

“那不一样!没有徐老师,他们哪里会给我们签名?”

“这倒是!”周晓丹托着腮帮子看着床铺上拆开的包裹为难地说,“我们只是给徐老师的孩子寄了份生日礼物,她却回了我们这么多,感觉好过意不去。”

“徐老师在信里说了,”赵思然晃了晃手上的信纸,“她说我们还是学生,千万别再花钱寄东西,真想感谢她,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徐老师没劝我们毕业后去峡湾镇中吗?”

“没有诶!大概是觉得,我们肯定会爱上镇中的吧?所以不需要劝!”

这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反正她们仨决定毕业后去镇中教书了,到时候总有回报徐老师的时候。现在还是个穷学生,花光生活费买的礼物也不见得称心。还是等工作赚钱了再好好筹划吧!

“哐当——”

三人笑得正开心,毛盛洁回来了。

脸色阴沉得像午后雷阵雨前的乌云。

赵思然撇撇嘴,压低声音咕哝了一句:“又没人欠她钱,板着这张棺材脸给谁看!”

王璐摇摇头,示意她别说了,三人迅速把床上的物品收拢到纸箱,一会儿还要带去男生宿舍和他们分享。

却见毛盛洁乒乒乓乓摔柜门、扔衣箱,几次踢到纸箱,赵思然火了:“毛盛洁什么意思!”

“我收拾我自己的东西,碍着们了!”

“这么大个纸箱,没看到吗?三番两次踢它?

“我高兴!”

“!”

“好了好了,各退一步吧。”王璐见她们吵起来,担心地拉开了赵思然。

毛盛洁冷笑地看着她:“王璐,得意了?”

“我得意什么了?”王璐茫然不解。

“少在那儿装了!恶心!”毛盛洁收拾了几件衣服,塞到书包里,腾腾地出去了。

王璐三人面面相觑。

直到傍晚去了男生宿舍,才知道原因——敢情是和赵天亮分手了迁怒呢!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分手啊?”赵思然食指戳戳陈朝阳的胳膊,小声问,“就因为赵天亮想去峡湾镇中教书,毛盛洁不让?”

陈朝阳耸肩不语。

一旁的王一军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问个事啊,大一时,们寝室谁好心地帮别人打热水了?”

“诶?”赵思然眨眨眼,“如果是做好事不留名,那多半是璐璐。她心肠好、耳根软,见不得别人有困难。”

“她很喜欢写便利贴?”

“是啊!有事没事留个言,她书包里便利贴比书还多,收藏上瘾了都。咦,问这个干嘛呀?”

“随便问问……”王一军摩挲着下巴但笑不语,偏头瞅了赵天亮一眼。

后者躺在床上睡觉,脸上盖了本杂志,真睡还是假寐就不清楚了。

“们聊什么呢,快过来分啊!”周晓丹朝他们招手,“浴盐们男生不需要的吧?我们仨分了,海鲜干们多拿点。哦对了!旭日东升签名的明信片有二十张,们拿去挑十张……”

一听有偶像签名的明信片,谁还聊天啊,饿狼扑羊一样扑向桌子。

“哟!这么多好吃的?”

“是徐老师自己做的,喂!没洗手不许吃!”

“尝一口嘛!唔,好香!我就要虾干了!”

“我拿点茶叶吧!”

“哎,老三!偶像签名的明信片要不要?不要我们瓜分了!”

“谁说我不要!”赵天亮哗啦扔开盖在脸上的杂志,粗声粗气地坐起来。

其他人对视一眼,忍不住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