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你背叛了我!”

一下课,李安南便迫不及待的从座位上站起,仅仅一大步就跨到了方年座位右侧。

说话的语气神态像极了受气小媳妇。

“说好的一起吊车尾,你连数学都能偷偷考一百多分。”

方年瞄了眼委屈的李安南,忍住不笑:“早几天就说让你也发狠。”

听到这话,李安南便叹了口气,整个人愈发委屈而有气无力,却还要慌忙顾左右而言他:“我是说,我这次格外惨。”

“数学只考了45分。”

方年没忍住,笑了下,认真道:“多了,得再少对两题才能满分。”

李安南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疑惑的‘啊’了一声。

“安南,方年是说你少做对两道题,你们的分数加一起才可以满分。”

隔壁小组最后一位男生道。

叫王成,是重生回来的晚自习上最先挑起话题的那个人。

粉艳花精灵展露婀娜身段极其靓丽

方年前两天才知道名字。

王成之所以这么快反应过来,是因为那个晚上方年就是这样,神情语气都很具备欺骗性,一本正经的样子,谁能想到他才是最色皮的那个驾驶员?

搞得这两天他王成一方面被女生骂色鬼,一方面被男生吹捧。

李安南正欲说话,前排有同学道。

“李安南你这分数老师都不想改,你还好意思跟方年比。”

“就是好歹考个六十分,也可以说是及格了。”

接着话题就转到了方年头上。

“诶,方年你是怎么考的,这么厉害。”

“对啊,不会下次就超过朱鹏飞了成为数学年纪第一了吧?”

“……”

表面认真而充满嫉妒与警惕的味道。

见李安南脸色难看,方年起身拍了下他的肩膀,面向大家道。

“多做题,熟能生巧。”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指不定下次安南就能考一百多。”

那些望过来的目光中忽然充满了羡慕。

这种很有格言意志的词语,用带着淡淡装逼意味的语气说出来,就很有一点令人难受的欠揍感。

顿时前排就有一两个优秀学生受到了刺激,转头埋进课本。

方年自是看到了,话说到这地步足够了。

有人受他影响转而向好的方面发展,算是好事。

因嫉妒等负面情绪影响自己,那也与自己无关。

三十岁不到就享受过金字塔上端风景的方年,明白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选择买单的道理。

李安南咬咬牙,转身也回了自己的座位,埋头学习。

方年拿出手机正准备码字,看到了好几条qq消息。

我们要开心:“方年,你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比我都多考了3分。”

“感觉你真的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上课的时候你在台上讲话的样子,很……帅气!”

“是不是已经有目标大学了?”

方年注意到柳漾网名的文字表现形式从之前的火星文变成了简体中文。

接着才看了柳漾发过来的好几条消息。

“小姑娘家家的,线上聊天这么火热的吗?”

方年心里咕哝一句,回了条消息过去:“多做题,不聊天。”

发送之前把后面的三个字删除了。

柳漾的猜测没错,在重生回来当晚的晚自习上,方年定下了大学目标城市——

申城。

在那里,会最快遇见上辈子那个怕他过分忙碌,以及不来替换司机给方年开车,方年不会放松休息的她,和友情以上恋人不可以的她;与重生后第一时间拨过去电话回应是空号的她……

这天的课程都是不同的科目试卷讲解。

方年也对自己现有的水平有了一个直观的分数认识。

数学115、英语82、理综总分99。

总分距离三百分还差4分。

除了数学以外,英语得分上的优秀,也让班上同学和英语授课老师很是意外。

“我听说方年同学这次的考试表现很不错,基本上是全方位的进步,英语差8分就及格了,非常不错!”

女英语老师在讲台上笑着说道。

“174班英语一直是薄弱项,比如朱鹏飞的英语,太拉分了,要努力。”

“我们开玩笑的讲,要是大家都能在高三时像方年同学这样醒悟过来,那明年绝对能多出几个重本生!”

朱鹏飞是一个老实、诚恳、会学习的乖巧男生。

听到英语老师点名,脸上就有些涨红。

毕竟他一直是年级第一。

在方年的印象中,他也是棠梨八中当年的高考第一,高出重本分数线23分,都超过了文科一本录取线。

是棠梨八中仅有的两个非艺术类重本生。

除此之外,这是个应试教育的选手,嗯…

等于说是除了会学习几无长处,不会跟人说话没有任何业余爱好。

尽管理综总分只有99分,但方年还是再次受到了额外的关注。

这次是物、化、生三科老师点名带有鼓励性质的批评。

“听说方年同学在数学和英语上都表现良好,理综也得上心,偏科太严重也不行的。”

“……”

方年点头应是,没有说话,有认真听试卷讲解。

能听懂的就听,听不懂的就放下了。

这事情是完全急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