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舞阁风现在可是一片欢声笑语声。

“哈哈哈哈,大家现在怎么看那位左位无皇啊?”

有人率先带起了话题的节奏。

没有人问起来的时候,大家都是各自说笑寒喧,现在既然有人问了起来,自然便有人开口回应了:

“哈哈,不是都传得满天飞了吗,那个不过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兔崽子罢了。”

“真是不知道王上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抬着一个这样的人上位!”

“是啊,是啊,而且居然还是和般若大人地位一样,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对了,们说,这个叫做凌青竹的家伙是不是有什么背景啊?”

“是啊,是啊,要不是这个人背景大,那么他又是从哪里搞到的黑龙?”

“咱们异族一直以黑龙为尊,但是上至王上和般若一皇,下至平民百姓,谁又见过黑龙,但是那个小子却偏偏的就有黑龙!”

有人一听到这话,立刻便开口道:“所以的意思是说……”

那人摆手道:“我只是觉得这样的人要么有大福运,要么有着我们想不到的背景!”

象韵洁露肩婚纱裙洁白天使唯美写真图片

不过一听到他的这分析,当下也有人出言反驳:“要我看啊,那小子不过就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吧!”

这话立刻得到了大家一众人的赞同:“是啊,是啊,不过就是狗屎运罢了!”

不得不说,这一群人一提到百里落嫣所走的狗屎运的事儿,也是各种的羡慕嫉妒恨。

虽然满嘴的都是鄙夷,可是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在说这话的时候,他们的嘴巴里是苦的,心里也是苦的。

心里已经被各种的MMP填满了。

MMP,他们怎么没有这样的狗屎运呢,如果黑龙是他们的,那么他们一定会比这个凌青竹爬得更高,得瑟得更牛皮。

只是可惜了,他们现在只能是眼巴巴地看着那个叫做凌青竹的少年各种的得瑟,各种的耍牛皮。

然后再继续在心底里骂上了几声。

不得不说,这些人讨论来讨论去,倒是直接讨论得歪了楼。

楼歪得太过了,不过大家一个个似乎很喜欢这个话题,这一说起来倒是一个个都滔滔不绝起来。

而这个时候,风舞阁的守卫已经看到了自远远的天际,乘风而来的黑色巨龙。

那巨龙,鳞爪飞扬,通身黑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只是在那龙头之上,赫赫然立着一道纤细的绿色身影。

人家充其量也就是鲜衣怒马,可是现在他们看到的却是鲜衣怒龙。

娘的,不但是龙,而且居然还特么的是黑龙。

不得不说,一群人看得竟有点傻。

也不怪他们,虽然人人都知道黑龙,更知道黑龙在异族的象征与地位。

可是他们却真的没有见过活的黑龙。

而现在看到那么大的一头活的黑龙,而且这黑龙可是要比他们在图画上看到的黑龙,更威猛雄壮!

龙来自有龙威。

龙威浩荡,龙气纵横。

周身间自有云雾相伴。

卧槽,简直太有形了好吧。

风舞阁的护卫们一个个都看得呆若木鸡。

直到黑龙已经距离他们很近了,大家一个个这才反应过来。

终于有人小声地开口问道:“那个,我怎么觉得这黑龙像是要过来我们这里呢?”

一听到这话,立刻又有人开口了:

“是啊,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话说我似乎这几天才刚刚听到过有人提到黑龙,是说什么来着?”

“唔,想起来了,应该是现在掌管我们这一带的那位新上任的左位一皇吧,听说他就有一头黑龙!”

“是的,是的,而且还是一头活的黑龙呢!”

话题已经说到这一步了。

当下众人一片沉默,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了,当下再开口的时候,却有些张口结舌了。

“唔,所以也就是说,那个站在龙头上的人,是现在的那位左位一皇了……”

听到了这个推测,众人又是齐齐一怔,不过还是有人觉得有些不可信。

“不会吧,我听说现在的左位一皇根本就是一个小屁孩儿,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得了黑龙的青睐了。”

“唉,如果我能入得了黑龙的眼就好了!”

于是众人又开始各种的臆想了起来发。

一时之间,众人倒是忘记了现在最最重要的事儿,其实不是别的,而是要去向他们的阁主进行汇报。

黑龙在众人的瞳孔里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距离自然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远远地看过来的时候,还让人只觉得黑龙很牛皮,但是这距离一近了,看起来便让人觉得这黑龙,气息还真的是有些太吓人了呢。

不过黑龙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那一眼居高临下,看向他们的目光满满的都是各种鄙夷。

众人:……

所以他们这是被一条龙给鄙视了吗?

不过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呢,却只觉得似乎有一道巨大的阴影将他们所有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一时之间,众人看看我,我看看。

玛蛋的,这不是他们的错觉吧。

很快的一个个的目光都落在了地面上。

看着地面上那正迅速地扩大的巨大阴影,而且这个时候他们竟然也只觉得自己的脑瓜皮一阵发麻。

当下有些心思敏锐的人,立刻抬头向上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当下一声声惊呼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娘啊!”

“我的天啊!”

“这是什么?”

……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还明明只是有着一条黑龙的天空上,现在在那天空上竟然多了一座大山……

等等,尼玛,这哪里是一座,这根本是好几座,还特么的不是土山,而是最最让人淡疼的石头山。

现在众人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山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天上什么时候开始下山了?

玛的,见过天上下雨的,下雪的,下雹子的……

第一次知道,原来天上还可以下山,而且还是石头山。

所以今天真的是开眼了。

而这个时候也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大呼一声:“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