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艳阳高照,上午九点,陈春松应邀来到了实验小学。

他不是一个人,是跟同事王向春和两个战友结伴而来。

夏练三伏,切磋拳脚不怕被太阳晒,黄瀚安排周五一、刘爱民、孙强、王宇等等二十几个一直跟着练拳的孩子在操场上铺上了保护垫。

张春梅、刘晓莉、张倩等等女同学听说了成文阁和钱爱国要跟部队里的散打第二名比武,都特意来摇旗呐喊。

八二年应该是民习武元年,那是因为今年春天上映了一部脍炙人口的武打片《少林寺》。

实验小学包场了这部宽银幕彩色电影,票价一毛钱,太多小朋友不止看了一遍,因为他们父母的单位也发电影票。

据黄瀚所知,成文阁、钱爱国都看了三遍,他俩和二十几个跟着练武的小弟津津乐道了几个月。

太多三水县年轻人想方设法拜师学武术,实验小学的小朋友也不例外,体育课上最受欢迎的就是军体拳。

实验小学的体育老师其实不擅长打拳,都远远不如黄瀚,因为黄瀚会军体拳、太极拳还懂跆拳道和散打,前世打太极拳十八年,今生又练了一年多军体拳。

黄瀚发现练武从小做起真的事半功倍,这一年练拳的效果有可能是三十岁后练拳效果的几倍。

电影《少林寺》影响力不同凡响,使得实验小学几大百小学生迷上了武术,渴望跟着黄瀚习文练武的太多。

黄瀚不愿意花太多时间,跟着习武的人数依旧保持去年秋天的数量。

丸子头美少女牛仔背带裤甜美笑容户外写真图片

但是他默许钱爱国、刘爱民、孙强等等二十几个同学指点小朋友们练武。

现在的钱爱国比较牛逼,他是实验小学炙手可热的人物,有几百男孩子都不喊他的名字,喊“三哥”。

为此朱校长和马支书还找他谈过话,不许同学们用这种带有江湖气息,说难听点带有流氓气的称呼。

然并卵,钱爱国爱当大哥,现在当不成大哥,听几百少年喊“三哥”也蛮过瘾。

听说了学校里有人以武会友,只要能够知道消息的同学都来了,操场上聚了有二三百小小少年。

陈春松从部队回来后没几天就进了液压元件厂上班,被黄道舟看中带在身边跑销售。

他知道好歹,心存感激,今天来就是想指点黄瀚和一群小学生一招半式。

瞧见了这么多热情似火的少年,看见了跃跃欲试的成文阁、钱爱国后,陈春松笑了。

男孩子骨子里就喜欢好勇斗狠,弱鸡不是缺乏这样的性格而是有心无力。

成文阁和钱爱国身强体壮又习武一年多,特别希望能够检验锻炼成果。

他们两个人经常互殴,套路都已经习惯了,早就没有新鲜感,听黄瀚说请了一位拿过散打比赛名次的退伍兵来跟他们对抗,俩小子乐不可支。

为了尽可能避免受伤,陈春松和率先上场的钱爱国都戴上了黄瀚刚刚拿来的拳击手套,并且绑牢。

他们都换上了式样类似于柔道运动员的服装,这衣服三水县当然没有地方卖。

黄瀚家有“新风服装厂”,有四五十女工,用双层“牛仔布”做几套防护服,那就不是个事。

十个用牛仔布做的拳击手套和六套防护服,黄瀚找到何爱凤说清楚了用途,两天后就拿到了货。

今天是第一次派上用场。

原本陈春松没把这一次切磋当回事,但是见到了这些防护装备,不由得开始郑重其事起来。

他喜欢散打,可惜离开部队后就没了对练的机会,也没有条件。

实验小学有地方、有护具,有块头不亚于自己的两个少年,还有数百充满热情的少年摇旗呐喊,以后有空完可以来这里练练手。

陈春松有分寸,担心下手太重伤了钱爱国,也是为了让钱爱国把学到的招式发挥出来,俩人你来我往对抗了五六分钟,钱爱国才被放倒。

这一次的对抗欣赏性极强,围观的小伙伴们叫好不绝,数刘晓丽喊得最起劲。

倾尽力搏击五六分钟,钱爱国浑身都湿透了,他虽然被打败,但是打爽了,躺在护垫上一边喘气一边哈哈大笑。

刘晓莉更加兴奋,她没想到钱爱国能跟一个当过侦察兵的壮小伙拼这么久。

“钱爱国你真是好样儿的!”就差一点把妹妹喜欢你这句心里话喊出来了。

钱爱国知道好歹,道“嘿嘿!好什么呀,人家陈师傅让着我呢!”

陈春松道“孩子,你今年才十五六岁吧!再坚持练一两年我还真有可能打不过你。”

王向春斜着眼瞅了瞅陈春松,调侃道

“这些孩子天天练拳,还在长身体,肯定越来越厉害。

你现在是天天喝酒,谈情说爱,身体肯定是一天不如一天。

我看用不着一两年,再有半年,那孩子就能把你撂倒。”

“胡说八道,我也是拳不离手,怎么可能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酒色伤身,肯定一天不如一天!”

“呸!我每天坚持打熬筋骨,体壮如牛,你才是酒色伤身。”

“行!你体壮如牛,那你要不要歇一歇?黄瀚那一边还有一个块头比你还大的小伙子呢!”

“歇什么歇?刚才我如果不是让着那孩子,至多一分钟就能解决战斗。”

王向春看来是希望亲眼看见有人打败平时牛皮哄哄的陈春松,他道“黄瀚,陈春松用不着休息,你让那孩子接着上。”

黄瀚道“这样不好吧?”

成文阁道“我等会儿,现在就上人家太吃亏。”

陈春松听到成文阁的话,对他心生好感,道“小兄弟,没关系,这又不是正经八百的比赛,我们现在就开始,免得大家都被晒得难受。”

黄瀚道“成文阁用不着客气,上吧,谁输谁赢谁吃亏谁沾光都不是个事儿,以武会友是目的,积累搏斗经验最重要。”

“嗯!我听你的!”成文阁学着电影里侠客的模样抱拳欠身道“陈师傅请!”

成文阁上了场,陈春松终于发现这孩子不好对付,也是因为跟钱爱国缠斗几分钟体力打了折扣,他居然一度被成文阁逼得差一点掉出护垫范围。

操场上顿时一片喧嚣,男生都在喊“二哥加油,二哥加油!”女生也在欢呼“成文阁加油、成文阁加油……”

然成文阁的性格真的类似于郭靖,他没有利用这个机会穷追猛打,而是收手退了几步。

“哎呦喂!”钱爱国看得懊恼不已,猛地一拳砸在护垫上,因为把对手打出护垫就算赢了比赛。

陈春松毕竟经验足,得到了喘息之机后渐渐的占了上风,最后俩人几乎是耗尽体力,成文阁虽败犹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