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辰更加有恃无恐,看着陈芳芳,不屑的笑了一下:“怎么?你有意见?”

陈芳芳气的浑身颤抖,伸手指着陈辰:“你这个小贱人,和你那个贱人娘一样,都是下贱货。”

她话音未落,就听见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刚被陈芳芳尖叫引过来的人们连忙询问:“这是咋了?”

再一看还站在原地指着陈辰的陈芳芳,脸上迅速肿起来,上边有五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

被众人一唤,她才缓过神来,指着谢翰文,不可思议道:“你竟然这么无情?”

她这话说的太过于歧义,要是陈辰不知情,都要忍不住怀疑她和谢翰文有一腿了,周围人更是,看着谢翰文,颇为不敢相信。

“这是你骂我媳妇儿应得的,记住,有些人是你不能动的,连骂两句都不行。”谢翰文根本不计较周围的眼光,冷冰冰的道。

“我就说,我就说,她就是个贱人,还不让我说了,她这种人,给我提夜壶都……”陈芳芳哭喊出声,话音未落,另一边也印上了一个巴掌印。

陈辰都无语了,她还以为陈芳芳长进了,这么一看,还是这么没脑子,人陈小花还知道在人前装模作样呢,她可比陈小花差远了。

周围人看陈芳芳的眼神立马变了,他们本来还以为这是什么无情郎糟蹋了姑娘的身子又抛弃的事,现在看来,完是陈芳芳自作自受嘛。

陈小花罕见的出声,厉声斥责道:“你这小姑娘,跑到别人家闹开了,可别赖上我们翰文,我们家对大妞可是很满意的。”

众人也都纷纷出言说不会误会,陈小花这才叹了一口气,道:“唉,我也知道,翰文赚了一点儿钱,连带着我们家俩小子在路上都会有姑娘暗送秋波,可这牛不吃草不能强按头不是?”

阳光女孩

她打量了一下周围人的表情,继续道:“咱们翰文和大妞感情好,咱们做爹娘的看着舒心,尽管大妞年纪小,可咱家是没给翰文娶小的打算的,这姑娘,你就死了心吧。”

她哪能不认识陈芳芳,可架不住别人不知道呀,陈芳芳自小就跟着陈大虎去了陈地主家,养的跟深闺小姐似得,见过的人也不多,这会儿有人还没认出来呢,只觉得是不知廉耻的姑娘追着谢翰文。

陈辰不觉得陈小花安了好心,不过就算她的目的是为了谢翰武和谢翰,也算是帮了自己,她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尤其是,这会儿自个儿根本不适合出面,做的太过了肯定会有人说自己不念亲戚情分,人都是同情弱者的,她对这句话理解深刻。

于是,她紧咬着下唇,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黯然道:“表姐,你走吧,我不怪你,只是,别再来我们家了。”

“表姐?”陈小花一副惊讶的样子:“你是大虎家的闺女,哟,可看不出来,陈家的家教可不是这样的。”

急急赶过来的陈辰的三婶刘桂兰连忙拨开人群,道:“可不是,咱家不出这样的闺女,这闺女是在外头心养大了。”

陈小花也跟着帮腔:“是呀,看大妞姐妹仨就知道了,不光大妞,二妞三妞都是好的,我看着欢喜嘞。”

这算是给陈家一个台阶下,陈辰知道陈小花的意图,也跟着道:“三婶,您将表姐领回去吧,咱家请不起这尊大佛。”

谢翰文阴沉着脸,一直在旁边不出声,陈辰装模作样的扯了他好几下,叹了一口气,用刚揉红的眼睛看了看周围人。

叹气道:“我年纪本来就小,是翰文哥对我好才没娶小的,这要是家里人老拖后腿,我真是,真是……”

她哽咽了一个,才补充道:“不知道在这个家里怎么处了。”

周围人连忙安慰陈辰,纷纷出言夸赞,刘桂兰给人都陪了笑,才将陈芳芳拉走,怒气冲冲的走向陈刘氏那桌。

她早就不服气了,大哥一家肯定藏有钱不说,这陈芳芳上次被留下来,在家里啥也不干就算了,还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她早就受够了,这会儿还让她擦屁股。

她才不乐意呢,要不是为了陈家的名声,她都想假装不知道。

结果,陈辰跟着怒气冲冲的刘桂兰到陈刘氏那一看,顿时气乐了。

这些人正坐在一张桌子上大吃特吃已经上桌的凉菜呢,看着陈辰过来,还训斥道:“大妞,不是我说你,这也没啥肉,让人咋吃。”

“不想吃就滚。”这话陈辰不能说,可谢翰文直接道。

旁边也没人觉得不妥,毕竟刚陈家的闺女不光侮辱他媳妇儿,还试图给他泼脏水,要是他们也将人赶出去。

陈辰拉了拉谢翰文,一副识大体的样子道:“奶你们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今天不来呢,我爹娘呢,怎么也没看见二妞三妞。”

瞧这一桌子满满当当的,陈丰收带着几个孙子大吃大喝,连大伯家的儿子们都来了,唯独不见他们那一房,哦,还有小姑陈秀媛也没出现。

“他们不乐意过来,等会儿你多给我点好的让我提回去,也让你爹娘吃点好的。”陈刘氏漫不经心道。

陈辰笑的更灿烂了,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带两个肘子,一只鸡怎么样?够不够?不够再拿点儿别的,我那还有些糕点瓜子,让我妹妹们甜甜嘴。”

“成,你看着拿吧。”陈刘氏听她这么好说话,答应的干脆。

陈辰憋笑都快憋死了,小身子都略微有些颤抖了,谢翰文拉了拉她,让她躲在自己身后名正言顺的笑一会儿。

正了正身子,才道:“奶可真是心大。”

陈刘氏站起来就喷,刚他说滚的时候陈刘氏就火大,要不是陈辰打岔肯定骂他,这会儿正好:“你这个小兔崽子说啥呢,咱们是大妞娘家人,你今天脑袋进大粪了?”

谢翰文冷哼一声,盯着陈刘氏,一字一句道:“我说,这里不欢迎你们。”

陈刘氏还想再说什么,被陈丰收拉住了,他看着周围人的表情觉着不对劲,斟酌了一下才道:“孙女婿,这里面是不是有啥误会?”

谢翰文这才往陈芳芳那边一努嘴:“问她吧。”

村里人对陈家人都有些无语,蹭吃蹭喝就算了,毕竟是你自个儿孙女,可这也太不讲究了。

------题外话------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啦啦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