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山把玩着一颗大概核桃大小的星源石,低沉的问:“本源老大,这星源石头到底有什么作用吗?”

“作用当然有,而且非常珍贵,只是看你会不会用而已!”

本源意志告诉宋山:“不过现在的环境,星源石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只是普通石头而已,即使你想要用,估计也用不了!”

“为什么?”

宋山不明白了。

既然这么宝贝的东西,怎么就用不了呢。

“你集全了几尊本源鼎融合之后,我开始觉醒,记忆倒是觉醒了一些,能力也增强了不少,能够察觉这一方天地,我感觉这一方天地,有一种天道法则在限制天下生灵,而且六道轮回的法则在盘旋,所以生老病死没办法被突破,天地一切生灵生而死,死了走轮回,轮回再生,重生为人,再次归一,仿佛在转圈子,而且天下道则消失,没办法悟道,自然也就是没办法修行,也就是传说之中的一个末法时代!”

本源的意志,从苏醒之后,就在察觉这天地,这一方天地,给他很大意外,他没想到沉睡多年,醒过来居然是一个末法时代。

在这方天地之中,不会有修行者,不会有逆天人,仿佛所有人都只是普普通通的人,寿命不过百岁光阴。

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世界存在。

地球。

即使到如今,本源意志还是摸不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地方,是洪荒一角,还是宇宙边陲?

女孩乡间路上的清纯唯美写真

它也没有过多的能力去查探。

除非本源合一。

它能够彻底复苏过来了,包括本源鼎上的法则都能苏醒过来了,那么它还有机会,能查探一下,这个到底是什么世界。

“没有法,自然没有道,道法不存,星源石自然就没有什么用处!”

本源意志继续告诉宋山:“在上古,这是修道者提取修炼之气所用的一种能量石,唯宇宙之中的一座座的星体才能诞生,地球也属于宇宙之中的一颗行星,存在星源石,一点都不奇怪!”

“本源老大,这天下,当真没有修道者吗?”

宋山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他一直都认为,地球比较神秘了,能让自己重生,命运不应该只是垂帘他一个人,或许这世界,还有如同他一样的人。

“看你怎么想了!”

本源意志轻声的道:“其实所谓的修行,就是在打破生命的界限,突破生命层次,走上长生的道路,不管是人类,植物,动物,宇宙星空之中的各种各样的种族,他们的修行,都在利用内外能量,打破自己的生命极限。

但是在如今这样的环境之下,人是没办法突破生命的界限的,所以地球上最多只能是你手下那些易筋洗髓的人,又或者再高一层也有,比如不死树的树灵,但是绝对没有能打破生命极限,跳跃生命层次的修行者存在!”

不仅仅是地球处于一个末法时代,而且还因为地球在若有若无之中,有一道天道铁则在笼罩。

绝了修行者的路。

它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它知道,一般人是没办法做得到了,哪怕放在上古,也只有一些特别恐怖的人才能做得到。

………………

宋山在消化本源意志的信息,心中有些沉。

他好像掀开了这个世界神秘的一角。

他生活在一个无神的时代,但是不代表神仙真的不曾存在过了。

本源意志说如今天下没有修行的人,没有能够打破生命层次的人,但是反过来的意思,那就是上古存在。

存在哪些打破了生命的层次,走向长生之路的强大修行者,也甚至强大到可以为仙,亦可为神的境界。

至于上古是什么时代,宋山没问,也不想问。

不过他还是有些安心的。

最少本源意志说了,目前的世界,处于一个末法的时代,没有人能够逆天修行,也没有人能够打破生命的层次。

也就是这个世界还是按照如今的法则运转的,以热武器为尊,哪怕再强大的人,也没办法躲开法律。

这样还好,最少不是一个丛林的时代了。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方南衣的声音突然之间打断了宋山的思绪,宋山看了一眼方南衣那灵动的美眸,笑了笑,这烦心的事情,就不和她说了。

“休息啊,养精蓄锐,才能保持体力!”

宋山微笑的道:“想着有没有机会逃出去,这死亡森林本来就悬的很,继续在这里,我怕这些部落土著人会把我们干掉!”

死亡森林,那可是没有法则的,那些土著部落想要干掉宋山他们的,也只是简单的事情,虽然宋山有能力反抗,但是人多势众,很难保得住方南衣的。

如果有机会,还是逃出去了比较好了。

“怎么逃?”

方南衣来兴趣了,一双明媚而闪亮的眸子看着宋山,兴致勃勃的问。

一个下墓习惯的女人。

本来就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至于害怕是什么东西,她更加的不懂了。

“等!”

宋山嘴角抽搐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口有时候会抽搐!”方南衣被泼了一盆冷水,也不恼羞,而是低声的说道。

“心口抽搐?”

宋山皱眉,靠近了一些,把手中的星源石放近一些,光亮闪烁,让她看到方南衣眉心的印记,好像越来越光亮了。

死亡之花——彼岸花。

这可是一朵让人有些发愁的花,本来已经逆反主次了,方南衣把它给吞噬了,只要再给方南衣几年的时间,就能融为一体了。

怎么突然之间,有了反噬呢。

是这个地方吗?

宋山心中有些的紧张,他咬咬牙,吩咐方南衣,道:“你脖子上的吊坠,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不要拿下来了!”

炼药鼎是神农三鼎之一,具备镇压一切植物生命的能力,彼岸花反噬了,有炼药鼎在,也不会让方南衣的遇到危险。

“知道了!”

方南衣点点头,宋山吩咐了,她都会不打折扣的去做,不问缘由。

………………

在死亡森林,是没有昼夜之分的,星源石的光芒闪烁之下,永远的光亮会笼罩整个部落了。

部落人太少了,很多时候都是寂静,没有多少声音的。

而宋山和方南衣多少也有些疲倦了,不过在这里,他们也不敢分开,只能背靠着背,找个地方,眯起来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宋山的睡眠是很浅的,警觉性很强,他察觉门打开了。

然后……

一股烟!

他闻到了一股特别的气味。

脑子瞬间昏昏沉沉起来了。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了,他瞬间就清醒过来了,本源世界和他的灵魂凝结在一起,只要他不想,这世界还真没有什么让他昏沉的东西。

他不动声色。

听到走进来不少的脚步声。

“!¥%#%#%………………!”

这是塞的声音。

他用部落语言说了一句话,虽然宋山就感觉,自己被人抬起来了,他也能感觉,方南衣也被人抬起来了。

这时候他有些紧张。

手心都发寒了。

血蔓藤在手了,还有一颗不死树的枝干也蓄势以待,不死树有一种魔力,当初能让心魔增加魔性,自然也能让其他人迷惑起来了……

但是他没有轻动,一旦动手就必须要杀伐,不到万不得已,他可不愿意这么做,生活在和平社会之下,打打杀杀终究是有些排斥的。

当然,他不会让方南衣有任何的危险了。

在他的感觉之中,自己和方南衣被抬出去了,一直走,大概走了半个小时了。

这时候,宋山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线,不仔细观察,是感觉不到了,他把周围的环境映入眼眸之中。

这应该是部落的最中央。

之前他看到中间的木屋,原来是树屋,这是一棵树,一颗撑住天地之间的树木,很大,树上建有一座一座的树屋。

这一棵树,比他家的不死树还要的庞大,还要让人感觉有一种遮天蔽月的感觉了。

在这一棵树周围,围着部落所有的人,一张张的面孔,严肃,还带着杀意,让人看了有些的不寒而栗。

“!#¥%¥¥#!¥#¥#¥##%!”

塞又叽里咕噜说了一句话。

然后宋山和方南衣就被绑在了一个如同古代的那些焚台上了,绑的很结实,而且在周围都放满了木柴。

宋山心里面顿时明白了,这是要烧死他们啊。

这一刻,宋山不能忍了。

他猛然之间睁开眼睛,目光看着近在咫尺的塞,冷厉的问:“塞,你要做什么?”

“你没晕过去?”

塞有些意外。

这种强效的迷烟,在部落之中之最好了,当年那个华国人人,就是用这个迷烟,把他们所有人都**了,抢走了神种,带走了守护神殿的圣女。

“塞,你要杀我们?”宋山咬着牙,问。

他不是一个杀人狂,还是一个胆子比较小的人,他对生命一直都是尊敬的,哪怕是一个植物生命,他都不忍伤害,自然不想杀人。

但是他也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人,逼不得已的时候,他想尽一切办法,杀出一条血路来了。

“你们拿了我们部落的东西,必须要还回来了!”塞面部表情,严肃的说道。

从一开始,他就看到了方南衣额头上的印记了,那是神殿之中的神种之一的印记,他从小就看到大,不可能看错的。

当年神种被盗,部落差点覆灭,那是他彻心的疼。

但是他还是比较小心,所以去神殿,询问了大祭司,大祭司告诉他,神种的确回来了,但是已经被人的生命给半融合了,必须要烧掉人类的肉身,才能把神种还原。

他只能把他们都祭奠自然之神。

宋山闻言,心里面顿时有些明了了。

死亡之花。

不是无缘无故出现在方南衣的体内的,而是有人种在了方南衣的体内,以人体种植的神种,本源曾经说过,在上古也是一种特别的种植秘法。

这时候这种秘法有伤天和,所以被所有农夫否决了。

但是没想到,在西方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出现了。

到底是谁?

是不是方仑?

宋山有些压不住的怒火,他想要把方仑找出来了,想要问为什么,但是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塞,我说了,这件事情和我们没关系,你想要神种,我可以给你们,但是你们要先放开我们!”

宋山冷声的说道。

“不用骗我了!”塞冷漠的说道:“神种是被那个可恶的贼拿走了,如今却出现在她的身上,你们和那个可恶的贼,肯定是一伙的,自然部落守护神殿两千年,我们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今日我就把你们祭奠了神!”

“烧!”

塞下令,有人点燃的火把。

“我们说了和他没关系,你们不相信,这是你们找死!”

宋山顿时忍不住了,他的不死树树枝认出来了,会自动的转动,身上的绳索瞬间就断裂了,他一自由,立刻就丢下了一株血蔓藤。

血蔓藤以肉眼能见到的速度,开始蔓延出去了,一条一条的蔓藤开始攀爬的,缠扰一个个的部落黑人。

“¥%……¥%&!”

“#¥#¥#¥”

一个个部落黑人有些惊慌失措的叫起来了。

宋山还是心软了。

虽然缠住了他们,但是还没有动用血蔓藤的吸血功能,他现在对血蔓藤的掌控,已经可以到一个自如的地步了。

呼!

突如其来一阵风刮过,头顶上的一根一根树枝垂钓而下了,轻轻的拂过,瞬间就把部落黑人身上缠绵的血蔓藤给扫开了。

宋山抬头,看着头顶这一刻巨大的树木,瞳孔微微变色。

“神树!”

能让血蔓藤产生本能的畏惧,而退缩回来了,只有一种植物,那就是已经凝聚本我真灵的植物生命。

这是一颗有灵的神树。

树木乃是植物生命,想要凝聚本我真灵,何等的艰难,不死树经过了多少年的积累了,荼蘼花千年的修行,那都需要很强大的运气,才会凝聚本我真灵的。

“这回麻烦了!”

说老实话,他对很多植物生命都有克制的力量,但是对于那些凝聚本我真灵的植物,已经具备攻击力和抵抗力的植物生命,他还真很少斗过。

当年能打垮不死树,那还是因为原来就已经有东西把神树给镇住了。

可现在……

宋山大手一拂,手中不死树的枝干动起来,如同飞剑一般,把方南衣身上绑着的绳索崩断。

他接住了昏迷的方南衣,抬头,目光看着遮天蔽日的巨大神树,眼眸之中有一抹不屈的斗志。

他宋山是农夫,怕天,怕地,但是就不怕一个植物生命。

大不了都斗一场。

血蔓藤不能用,不死树的树干不能用,他还有本源鼎,还有的炼药鼎,不一定会输的。

“恭迎我神降临!”

部落黑人们纷纷跪下,对着神木的膜拜,包括桀骜不驯的塞,还有部落酋长,都尊敬的跪拜巨大的神树了,他们用部落的语言,但是宋山却感觉能听得懂。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