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好好笑哦,我跟闹着玩的啦。”梦梦咯咯娇笑,“太好玩啦,看着就像刚刚真的非礼过我一样。”

   吴天很无语,他再次确定,香香梦梦这姐妹俩,都很欠揍。

   “姐夫,我去喝酒咯。”梦梦像个开心的小女孩,跑去吧台,很快拿了几瓶啤酒和几瓶威士忌过来。

   “姐夫,喝啤酒,我喝威士忌。”梦梦一边说一边倒酒,“不能喝醉哦,万一我喝醉了呢?”

   吴天也懒得说话,开了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就往嘴里灌,他这会儿,甚至有种把自己灌醉的冲动。

   “哎呀,威士忌不好喝,姐夫,给喝吧。”梦梦喝了一口威士忌,就不喝了,于是,她拿来的那几瓶威士忌,也就都归吴天了。

   而还想喝酒的梦梦,又去拿红酒。

   只是,喝了一杯红酒,她又不想喝了,而她也拿了几瓶红酒,于是,没喝完的,就又归吴天了。

   “我去调鸡尾酒喝。”梦梦还是想找到一种自己喜欢喝的酒。

   但这一次,她还是失败了。

   “好吧,我觉得喝酒不太适合我。”梦梦有点郁闷,“姐夫,我来调酒给喝吧。”

   很快,梦梦又给自己找了一个新目标:“姐夫,我要把灌醉!”

   气质女神深秋户外写真

   接下来的时间里,梦梦就化身为调酒师,一杯杯稀奇古怪的酒开始出现在吴天面前,吴天倒也是来者不拒,最近发生的各种事情,让他也有点烦闷,即便之前有那性感蝶后安慰了他一晚上,但现在,他还是有点烦。

   吴天不喜欢现在的状态,或者说,不只是现在,而是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一切都不在他的控制之下。

   其实吴天并不是什么控制狂,他也没什么控制欲,但,更关键的是,他觉得自己一直处于别人的控制之中,他的一言一行,冥冥中,似乎都被智能人类掌控。

   即便是现在,他在这里喝酒,甚至都可能在智能人类的预测之中,而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吴天心里就更加烦躁了。

   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一杯又一杯。

   一个小时。

   又一个小时。

   不知不觉中,吴天开始有了一些醉意。

   “姐夫,心情不好吗?”梦梦有些好奇的问道:“看起来像是在喝闷酒哦。”

   “心情很好吗?”吴天反问道。

   “对呀,我心情可好啦。”梦梦嘻嘻一笑,“我每天心情都很好啊,自从我病好了之后,我就觉得呀,什么事都不是问题,我每一天做的事情,都是赚的哦。”

   歪着头,梦梦用手托着俏脸,有些好奇的看着吴天:“所以姐夫为什么会心情不好呢?运气超好的嘛,我姐姐那么漂亮可爱那么有能力,都愿意给当小十三,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吴天一时间居然无言以对。

   因为,梦梦这话说起来也挺有道理的,他确实没什么不满足的,问题是,就算一个人运气再好,得到再多,也终究会遇到心情不好的时候。

   “不过呢,姐姐跟我说过,人都是贪心不足的,像我这样不贪心的好孩子很少很少。”梦梦嘻嘻一笑,然后挥了挥白嫩嫩的小手,“小蝶姐姐,这边。”

   熟悉的味道从身边传来,吴天一转头,就看到了那依然分外性感的蝶后。

   “亲爱的,一个人在喝闷酒呀?”蝶后在吴天身边坐了下来。

   “小蝶姐姐说的什么话呀,我不是人吗?”梦梦嘟着嘴,“不过姐夫真的不太高兴哦,小蝶姐姐要不要哄哄姐夫?”

   梦梦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张卡片,递给蝶后:“小蝶姐姐,船上最好的房间我还留着哦,可以去陪姐夫睡一会儿。”

   “梦梦呀,一个小孩子不要整天想这些儿童不宜的东西啦。”蝶后没有接卡片,给了梦梦一个颇为娇媚的白眼,“我都没吃东西呢,再说啦,我也想喝酒呢。”

   “对哦,我也有点饿啦,我让人送吃的过来。”梦梦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啊,一下子就到下午啦,姐夫真能喝呀,为什么姐姐会喜欢姐夫这种整天喝酒不做事的酒鬼呢?”

   吴天翻了个白眼,他居然都成酒鬼了?

   “主要是我长得帅。”吴天顺手搂住蝶后,一只手已经放在了她腿上,“不信问小蝶,她本来想杀我的,可是看到我太帅了,就舍不得下手了。”

   “人家明明是被绑在床上不能动。”蝶后轻轻娇笑,顺手拿过吴天没喝完的半杯酒,倒进了自己嘴里,“梦梦,给我也来几杯酒啦。”

   “哇,姐夫,跟小蝶姐姐这么刺激的吗?”梦梦嚷了起来,“我好想看到小蝶姐姐被绑起来的样子呢。”

   “梦梦这小丫头就是不学好。”蝶后娇哼一声,“小心以后也被绑起来。”

   “哇,姐夫以后也会绑我吗?诶,不要啊,要绑就绑姐姐,然后拍个视频给我,这样我就可以威胁姐姐啦。”梦梦一惊一乍的。

   “们俩别瞎闹了。”吴天有些无语,“们就没发现,这个酒吧有点不太对劲吗?”

   “啊,姐夫,有啥不对劲呀?”梦梦有些惊奇,“我看挺好的呀,其他人也都在喝酒啊,嗯,就是热闹了一点点。”

   “再仔细看看,他们真的在喝酒吗?”吴天没好气的说道:“酒都被拿这边来了,他们哪来的酒。”

   “对哦。”梦梦自言自语,“他们好像都只倒了一杯酒,喝到现在也没喝完,有几个人好像从下午喝到下午啦。”

   微微闭上眼睛,梦梦马上又睁开眼睛:“哎呀,姐夫,真的不对劲呀,他们都没在我的梦里。”

   梦梦的能力其实也很诡异,她能把人拉进梦里,然后在梦里控制这些人的言行,这种能力,其实相当强大,之前吴天和蝶后也都中招了。

   梦梦之所以肆无忌惮的瞎玩,其实也跟她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危险有关,因为本质上,她控制着这条船,还有不远处的那个岛。

   但,此刻,梦梦却发现情况不对劲了,因为,别说这条船了,单单是这个酒吧,就已经不在她的控制之下。

   “梦梦小姐,不用担心,我们不是来找的。”一个声音响起,“只要袖手旁观,我们不会伤害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