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京。

皇城之外的洛神街,坐落在百官府邸之中,最显赫的丞相府。

迎来了府上最受宠的嫡女大小姐,秦染的及笄礼。

顾遥只身到了丞相府,两手空空,门口的护院倒是不敢拦着她。

毕竟燕珂这小霸王,帝京不识她的人甚少。

“世子您这边请——”

引路人恭恭敬敬,就算顾遥空手来,燕南王府的世子,来给秦染小姐观礼,那也是面上有光。

顾遥跟着人,进了丞相府。

过了门槛,府内,到处都挂上了吉祥物件。

跟着引路的丫鬟,从右边转过影壁,眼前顿时豁然开朗。

一条宽阔平整的的青石板大道,一直往里延伸,她知道这条大路尽头,连接的小路右拐,便可入湖畔竹林。

再往后,便是千星住的小院子。

炯炯有神大眼睛美女长筒白袜子暖系私房写真

也不知道,今天丞相府这么热热闹闹,他一个人在小院子里,会不会无聊……

“燕珂!”

顾遥正看着远处出神,身后传来一声呼唤,接着一身白色的身影走了过来。

“七七?”顾遥回头。

安七七今天的打扮很用心,平日里妆容都有些浓丽,今天却是清丽得很,连头上的饰品,也就几只簪子,倒是有些素过了头。

大概是嫌麻烦,身边也一个丫鬟都没带。

要不是上穿着的白色锦绶的衣裙,外面还有藕色的大氅防寒,一般官家小姐都穿不起,这一身倒像是落魄小姐。

秦染的及笄礼,不少来参加的小姐们,免不了要争奇斗艳,在那些美男榜上的公子们之间,抛抛橄榄枝。

安七七今天这打扮,明显是另辟蹊径。

“你今天这招,倒是有些新意。”顾遥挑眉,有些好笑。

安七七立刻一改方才的淑女作态,凑过来挤眉弄眼。

“哎呀,还是你懂我…..今天天韵老师过来观礼,听说是她做赞者……我这不是被我娘耳提面命地,要我收一收纨绔的样子,别出来丢人现眼嘛。”

“再说,那么多俊美的公子哥,我还不得好好表现,指不定就有心悦我的,想奉我为妻主。”

她顿了顿,上下扫了眼顾遥,撅了撅嘴:“你倒是一点没收敛,这一身黑衣,跟随时要去打架一样,到时候那些公子哥,被你吓跑了可就不好了。”

顾遥眼睛微弯,笑了笑,不置可否。

两人跟着小厮走到大道尽头,转上右边的林间小道。

昨日下过雪,地上却一点雪意也无,铺上了碎石子。

渐渐的,前方有妇人们的说笑声、少女们的喧闹声、少年们的私语声传来,且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果然,前厅的位置,已经筑起了高台。

院子四面,以弧形发散,摆放着桌椅,中间以红梅踏雪的屏风隔断,分为男宾和女宾的位置。

长桌上摆满了各种样式的糕点点心,然后是一圈倒扣的精致茶杯,桌旁还有身着青衫的俊俏小厮手拿茶壶立于一旁,随时等候差遣。

秦敏君立于东面台阶位等候宾客,有司托盘站在西面台阶下,秦染已经换好采衣采履,安坐在更衣间内等候及笄礼的开始。

听到燕珂到来,免不了心里有些烦闷。

她今日戴上了一套秦敏君压箱底的额饰,就为了挡住那块青紫,眼睛上的妆容也比平日里的浓。

“小姐别担心,一步之内的距离,都瞧不太清楚的。”

红招小心翼翼地劝慰。

秦染才勉强放下心来,又听到帝京那些有声名的公子尽数到场,给足了排面,心里也多了几分舒坦。

前厅。

安七七的娘,安将军作为贵宾到来,秦敏君亲自上前迎接,相互行正规揖礼后入场。

为担心宾客拘束,小辈们都安排集中在了一块。

已经落座的各家小姐们,或坐或站,或三五成群谈笑风生、或手执茶杯细细品茶,或是偷摸摸去屏风处,去偷看那些公子哥的。

也有本就相熟的小姐和公子哥,借口溜出前厅,去后院景色不错的地方,赏雪抒情的。

一派热闹和谐。

在顾遥到场之后,都不由地安静了几分。

特别是公子哥落座的宾客席位,几乎是瞬间,变得静若木鸡。

原本姿态风雅,气质出众的少年们,都不约而同变得忸怩又尴尬起来。

纷纷红了脸。

就是不知道是羞的,还是被偷看过鸡儿,被人知道了底细,给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