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穹昏暗,云雾厚重,小榄岛的夜阑阴晦尘煞阵不知何时被启动,幻化出一片暮霭沉沉的景象。

在这当中,一条宛若盘龙的庞然大物漂浮,带给易尘和高庆臣以莫名的压迫之感。

高庆臣闻到了异样的香气,惊异之中,询问易尘。

易尘面露讶然之色,他也闻到了这股气味。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之感,天地中似乎充满着前所未见的清香,充盈于四方。

但仔细辨认,却又发现,这种香气似乎并不真实。

它缥缥缈缈,时隐时现,屡番从两人感知之中消失不见,陡而又被其中一人嗅到,再细究其来源,忽的无影无踪。

如若说人有幻视,幻听,会以脑海之中臆想的景象营造出自己所见所闻,那么这种香气,几乎可以称作是幻嗅。

它似乎拥有着一种扰动人心的律动,萦绕在鼻尖,仿佛随时都要化虚为实,真正浮现出来。

高庆臣沉吟道:“这难道是李柃遗留在此的手段?

积香宗以香道立宗,李柃本身亦是身怀绝学之人,极有可能掌握某种世所罕见的香道神通,能够以常人难知的手段将奇香催化,熏染我等,最好不要去闻这种气味,免得遭其暗算。”

易尘看了他一眼:“道理我都懂,但要怎么做才能不去闻?”

海边奔跑制服少女

高庆臣哽了一下,这的确是个问题。

不想听声音,可以堵住耳朵。

不想看东西,可以闭上眼睛。

不想闻气味,那该如何做?

当然是塞鼻闭气了。

可当他们真正以气机堵塞自己鼻窍,全身肌肤也以罡元包裹? 如同镀上一层金箔,才发现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东西就像是耳鸣,脑鸣? 乃是从自己身体里面所发? 根本无法通过堵塞的办法杜绝其影响? 反而因为封闭变得愈发清晰起来。

“没有用!”

两人对视一眼,尽皆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这意味着,这股气味是通过某种自己暂时无法理解的手段传播过来的? 它所蕴含的神通变化极其高明? 如若当中蕴含着什么杀招手段,自己恐怕难以抵挡!

“先不管那么多,我们进去里面? 寻到人面树再说!”易尘想了一下? 果断放弃杜绝这股香气的传扬? 改为长驱直入。

“也对。”高庆臣道? “李柃并不在这里? 就算留下了手段? 也未必能够及时运用,我们只要快去快回,就可以避过。”

易尘伸手入怀,掏出一张卷轴状的帛书:“这座大阵的根基是由我奇珍楼所打下,熊长老给了我们原始的阵图? 当中的大部分机关和禁制都还没有来得及改动? 仍然可以利用!”

他们来此之前就已经做足了功课? 繁杂的阵图之中? 几条清晰可见的路线标注在其上。

奇珍楼虽然交出了小榄岛,却并不意味着会忘记这些阵图,尤其李柃并没有足够的财力把全岛的法阵都进行改造? 只是简单梳理了一番元气运行的路线就了事。

这使得他们还拥有一定的掌控之权,能够在这种时候找出方便自己潜入的路线。

不一会儿,两人便沿着东侧的外谷回廊往里走去。

这是一条绕过山下坊市,直通山门广场的路线,能够避开积聚在那里的群尸。

根据众人的探寻,坊市那边存在着大量的行尸,实力虽然不强,但却身负大量因果,明白当中道理的人是不会去随意屠杀那些行尸的。

然而这边的小路也有拦路的怪物,甚至因为十余年来没有人清理,成长到了炼气的境界。

三条长到五丈来长,通体灰白的蟒蛇周身寒气弥漫,喷吐着如同烟尘的白霜袭了过来。

易尘和高庆臣神识被蒙蔽,差点遭暗算。

好在筑基修士终究不凡,在对方发动的瞬间就反应过来。

易尘祭出自己的法宝,一锭可以握在手中,金光闪闪的元宝,沉喝道:“着!”

那元宝立刻迎风见涨,变成约莫丈许来高,当空拍了下去。

轰然一声,地面被砸出大坑,那蹿出来的冰霜蟒蛇转眼就变成了肉酱。

另外两条蟒蛇避开攻击,游至旁边的灌木林躲藏起来。

易尘把手一挥,巨大的金元宝飞袭过去,如同流星坠地。

又是轰隆一声,法宝重击,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印。

花了一点时间,他成功凭着神识的锁定干掉冰霜蟒蛇。

“我们走吧。”高庆臣说道。

“等一下。”易尘说道。

他感应了一会儿,小心翼翼走进被自己砸烂的灌木丛,从其中两条尚还完 好的的蟒蛇身上取出蛇胆,复又走到另外一条被砸烂身躯的蟒蛇旁边,把它的冰牙拔了下来。

“这东西拥有着灵气罡煞的力量,能够化水为冰,说不定是些灵材,一并带回去看看。”

高庆臣一时语结。

那啥,不走空。

不久之后,继续前行,又见到了一个如同幽灵的怪异身影。

那是一个拥有着数丈长发的女子,孤零零的坐在干枯的大树上,漆黑的头发垂落数丈,充满着令人恐怖的意蕴。

那好像是阴女,乃是殒亡在此的女子受到地脉之中的阴煞侵染,残魂转变而成。

这算是一种常见的邪祟之物,有大量生民死去的地方都常常出现。

但和别处阴女有所不同的是,她也呈现出了未知的变异征兆,看起来并不容易对付。

两人趁着对方没有发现自己提前规避,避免了无谓的交战。

紧随其后的,是遍布岛上的黑魔僵,万毒尸,地魔菇。

黑魔僵是太岁孢子侵蚀所变的行尸,全部都还保持着生命的活性。

万毒尸则是当中的一种变异品种,乃是毒煞积郁于其上,经年累月变异而成。

他们身上布满着发烂的溃疡,所经之地脓血横流,拥有着非常险恶的毒性。

地蘑菇则是太岁孢子结合岛上草木所生的菌菇,是一个大类的统称,当中包含有金木水火土五行,各种各样不同的灵气罡煞。

这既是一种灵材,也是拥有着攻击能力的变异植物,其中的成熟体能够生长到磨盘大小,看起来就像是一截树桩或者血肉模糊的太岁肉团。

它们身上围绕着地脉流经过来的灵气和罡煞,可见火焰覆盖或者冰霜弥漫,稍微惊动,便是罡煞喷吐而来,甚至自行爆炸。

处理这些也花费了些许时间,不知不觉中,两人行至一片广阔的原野。

这里似乎拥有着与其他地方截然不同的氛围,到处一片灰白,如同水墨画之中写实草地。

微风轻拂,笼罩岛屿的尘霾仿佛被驱散少许,金色阳光自天穹照射下来,给昏暗的天地带来几分明艳。

看着眼前一片开阔的水墨草地,还有呈现出真实质感的阳光,两名筑基修士不由得对视一眼,面上露出凝重之色。

“这是什么地方?”

“好像有些不对,阵图上面并没有这种地方的标注。”

“我们所持的是原始的那张阵图,李柃此前曾经对这座大阵有所改动,按照自己心意改变地脉之中的元气流向不足为奇。但这般的地势的确大为不同,为何这些草呈现出虚假的颜色,如同典籍之中记载的梦中之阴……”

“难道我们陷入了某种幻境?我曾听说,大能高手神魂出窍所见的世界也是这般灰暗无色的,还有常人的梦境,也有类似的质感。”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看那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下来的光柱,是正常的金色,对了,还有那些花……”

易尘说着,突然看向前方一片绚丽多彩的花丛。

当中生长着一片片拥有着水滴状的花瓣,如同迷梦般点缀在草地上的七色幽梦花,看起来有种幽梦草和彩虹花结合的拼凑之感。

太阳照在花瓣上,映出宛若迷梦的光辉,朦胧的光影如同烟雾上升,和上空的云朵连接在了一起。

“那条龙不见了!”

突然间,高庆臣说道。

他一直都非常在意那盘龙般的气象,但是不知不觉中就忽略了鼻中似有若无的香气,以致来到此地之后,才发现天空中的那条龙已经不见。

就在他说话之间,两人忽然察觉脚下有异。

低头看去,发现水墨草原不知何时便成为了厚厚的云雾。

自己的脚踝都没在其中,如同踩在云雾缭绕的天上仙庭。

在这云雾之中,那些草和花的幻影仍在,呈现出虚实交织的强烈对比。

不过两人的注意很快就从脚下移开,转到了前方。

在他们面前,一条长达近百丈的巨龙升腾而起,如山的躯体舒展开来,肋下两翼也张开,展露出了应龙之属的形象。

这条龙竟然不是凭空漂浮,而是如同树木生长在一截粗壮的树干上。

龙尾被分岔的树根所取代,深深扎入云层,盘根错节。

那云层下方也不知道是天穹还是地底,涌动着如同喷泉的元气。

“这是……”

看着巨龙昂首,缓缓转头望了过来,易尘面露惊异之色,颇有瞠目结舌之感。

高庆臣也大为感叹:“没有想到,它竟然在这里!

这东西似乎并不简单,我们如今所处之地也大有古怪,千万得小心应对。”

说话之间,巨龙张口,一团丈许大小的巨大光球就如同流星飞袭而来。

这个光球呈现出火焰的赤红之色,周遭气焰流转,热气腾腾,还未欺身近前,就已经有种如同太阳迫近的焦灼之感。

轰隆!

剧烈爆炸之中,两人身影闪烁,各自出现在十余丈外的空地上。

热浪冲击,拂乱了他们的鬓发。

但是脚下的云层极厚,竟然都没有被这样的气焰刮开,仍然呈现出一片烟气缭绕的景象。

爆炸的原地,熊熊烈火燃烧起来,方圆数丈已经无法立足。

易尘飞了起来,掌中元宝抛出。

“千金一掷!”

高庆臣也衣袖一拂,招出了自己的法宝,一方端端正正,上面雕刻着如狮异兽的玉质宝印。

“镇灵印,去!”

流光闪烁,精神冲击,强大的律动干扰着巨龙的行动,似乎把它定了一下。

元宝毫无悬念的砸中它的头颅,怦然一声发出震耳的巨响。

但是龙头足足有数丈大小,元宝却只有一丈大小。

这显然并不足以一击将其捣毁,只是裂开一个血洞。

如同烟雾,又似液体的鲜血从其中流淌出来,呈现出诡异的灰黑之色。

易尘朝高庆臣看了一眼,后者会意,立刻主动配合,再次合力打出了奋力的一击。

但这一次,巨龙却已有了准备,竟然猛的挣扎,强行摆脱控制,把头偏开。

它在躲开攻击的同时,龙爪猛挥,浩瀚雷霆激烈迸射,传来了令人僵滞的酥麻之意。

紧接着,一连串巨大火球呼啸而来。

轰轰轰轰!

风云激荡,烈焰冲刷,朵朵幽梦花破碎消散,连同着易尘和高庆臣所在方向,方圆数十丈都化为一片火海。

两人被这股剧烈的冲击波震撼得飞起,一时之间,几乎难以自控。

急忙稳住身形,再次催运罡气护体,却见巨龙高高昂首,通体都染上了一层火焰的颜色。

庞大的元气在其中凝结,紧接着,龙口张开,长达上百丈的火息喷射出来。

两人飞快躲避,但是巨龙也调整喷火的方向,百丈火息横扫四方,以七百二十度连续转圈,完 完 整整的覆盖周围地面。

天上仙庭般的气象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如同烈炎地狱的恐怖火海。

“不要跟它耗,先离开这里再说。”

两人都被火焰燎到了些许,感觉有些火气攻心,异常烦闷。

四周的天地元气也变得炽热起来,连引气入体都带着些许负面影响。

这么大的怪物,一时半刻也难以对付,于是退出百余丈,想要逃脱这个奇怪的地方。

但当他们远离那个树桩的时候,前方雾气朦胧的景物忽变,又再出现了想要远离的火海和树桩。

烈焰之中,龙木焚燃,烟雾凝成了抽象得龙形,一条又一条长达数十丈的烟龙飞腾而出。

这一回,它们底下再也没有了树根的限制,而且数量一下增长至足足七条,将两人团团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