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4点半钟的时候,胡彪就已经是早早的醒了过来。

而在天色都没有彻底发亮的之后,借着漫天的星光的小青年,就坐着一辆旋翼机出发了,目标正是底特律城大废墟。

话说!让这货连每天黎明前后,固定的修炼的事情都顾不上了的原因。

则是因为这货今天抱着一个心思:邀请西装男吃上一顿早餐,一顿这个估计是在世界大毁灭之后的数十年里,西装男的第一顿正经早餐。

所以,除了有胡彪携带的东旭,除了昨天晚上连夜准备的那些礼物,还有着他临时置办的一些早餐。

因为歪果仁的早餐计较起来,特别是山姆大叔家,来回也就是那一些有限的东西和品种。

这样一来,胡彪本次准备的早餐,也说不上如何的丰盛。

但是重要的是这一顿早餐意义,以及当西装男吃到了久违的早餐之后,说不定就是心情良好起来。

届时,胡彪就能趁机提出两个条件:

一个是从地下仓库里,提走那一台谋划了好久的3d打印机;仓库里那台瘸腿的破魔2型战斗机甲,还等着这玩意回去制作关键零件。

另一个,希望能让他挖开摩们大通银行的金库,将里面那些废纸和破铜烂铁给带走。

而胡彪在隐隐发亮的天色中,向着如同一个睡着巨兽一般的底特律飞去的时候。

小清新冰淇淋女孩老巷子写真

忽然发现了在脚下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条灯火通明的长龙。

那是最近和今后很长一段的时间里,需要在怀恩多特小城和甜水沟子城之间,来回奔波的一个庞大车队。

主要是胡彪最初那一个修建铁路,联通着两地之间的计划,目前还来不及开始。

但是运送过来的化肥、种子和农具这些,需要立刻的运送回甜水沟子城;然后一一的分发下去,送到众多的生产小队手上进行播种。

同时,各种的建材也需要运送往城外十公里的一个大型的山谷中。

那里是甜水沟子城划定的工业区,而将地方选择在这里,主要是在这里发现了一个相当大的地下水源。

对于钢铁行业的生产来说,水源同样是一个消耗巨大的资源。

所以,这些急需的建材将会被用来修建成厂房,然后让甜水沟子城有了一份正经的工业。

总之,有着无数的物资,需要用这些看起来可笑的面包车、皮卡车、小货车一一的运送回去。

也正是这样的一幕,让因为一大早就起床,原本心中还是有些不服气的胡彪知道:

他这样上赶着给西装男送早餐的拍马屁行为,其实一点都不可笑……

刚好在太阳部升起来的当口,李浩驾驶的那一辆旋翼机,降落在了市中心的那条它们送饭的专用跑道上。

跳下了后座之后,面对着李浩的担心,胡彪嘴里交代了起来:

“你们几个先出城待着去吧,不用担心我的安,我自然是有着保命的手段。”

说罢之后,胡彪一手提起了装着礼物的大袋子,一手提着装满了早餐的食盒,向着一旁的大楼中走去。

至于个人的安,正如他所说的一样,胡彪有着足够保命的手段。

这种手段,并非是双方合作了这么久之后,所养成的那种类似于盟友一般的默契。

而是胡彪自问以自己的实力,在如今的整个底特律城中,也就是打不过西装男路法西这个家伙。

那些半年之前,在他眼中能被称之为大敌的变异感染者,已经不算什么了。

也就是西装男路法西,他相信两人之间还有着一定的差距、但这种差距也不会太大;而且就算打不过,他还是能通过传送门逃走。

所以说,安上的事情一点都不用担心。

******

在那一栋垮塌了一截的大楼二层,有着一直张铺着雪白餐布的餐桌,正是西装男路法西每次进餐的唯一指定所在。

对于进餐的环境和讲究,这货那是非常的在意。

估计若是换了一个环境,没有这些讲究的餐具和派头,这货连刀叉都不会动一下。

走进了大楼之后,胡彪没有看到任何变异感染者的存在;于是,他径直的沿着昔日的安通道,一直走上了二楼。

接着,将花瓶中有些日子的野花拔出来,插上了一捆还带着露水的野花。

然后,用热水壶中的热水将餐具冲洗了一次后,将带来的煎蛋、培根、烤面包片这些歪果仁的日常早餐,一一的摆放了上去。

煎蛋的蛋白色泽明亮,蛋黄有着完整而嫩滑,培根被煎蛋两面金黄,烤面包依然还散发着麦香。

就在胡彪用带来的热水,冲泡着一杯袋装咖啡的时候,忽然察觉到了身后的一阵清风掠过。

等到了他再扭头看过去的时候,西装男已经是坐在了他桌前唯一的座位上。

身前就是一些在战前,最多只是一、两美金就能吃到的普通食物。

换成了现在,却是西装男这样的一地霸主,也是吃不到的东西。

而此刻的胡彪也清晰的感受到了一点,西装男鬼魅一般的速度,居然是比起半年之前的那场战斗,又凭空的快上了那么一截。

很显然,在自己变强的时候,这货依然是没有停止脚步。

所以说,两人之间如今的差距其实不大什么的,只是自己一个美好的幻觉罢了。

随后的时间里,两人没有说点什么‘你怎么来了’之类的寒暄;整个早餐期间,也只有胡彪给西装男手边,放上了一杯滚烫的速溶咖啡时。

一点都不介意九十几度高温的西装男,往嘴里喝了一口热腾腾的咖啡之后。

皱起了眉头,用着极度沙哑的声音说了一句:“该死!居然是袋装的速溶咖啡,这种咖啡是没有灵魂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路法西不但吃完了双人份的早餐。

还将这种据说没有灵魂的袋装速溶咖啡,喝得那是一滴都不剩;甚至胡彪还能看到,这货在喝着咖啡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除了满嘴的烟屎牙依然锋利、瘆人,其他与一个正常的中年男人来说,根本就是没有半点的不同。

至于胡彪,在这个过程中连一滴水都没喝。

别忘记了,底特律现在还有着巨大辐射残留,一个蟑螂都有手掌大小的所在,胡彪如今身都穿着防护服了……

一顿早餐吃完了之后,不待胡彪趁着貌似心情不错的西装男,提出自己的小心思。

用着雪白的餐巾,优雅的擦拭着嘴角的路法西,已然是提起的开口了:

“用你们东方的话来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所以说吧!久违的早餐让我心情不错,那么到底想要得到一些什么?”

原本胡彪在闻言之后,想以不经意的语气说起,想要将摩门大通银行废墟之下,那些垃圾挖出来带走时。

可是在看到了西装男眼眶里,那充满了玩味的眼神后。

也不知道怎么滴,就直接说出了心里话:“我的那台战斗机甲坏了,所以要用地下仓库里的3d打印机,回去打印出一个关键的配件。

另外我最近缺钱了,银行里金库的黄金和美钞这些,我都很想拿到手里。”

说完之后,胡彪才是反应了过来,怎么自己像是着了魔一样,这么沙雕的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只是不待他探究出其中的原因,西装男的回答让他顾不上这点了。

“可以,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具体是什么条件我还没有想好,不过你可以放心,绝对不会是让你很为难的事情。”

用自己的手指头,点燃了饭后一根雪茄的西装男,是如此的说到。

“成交。”而胡彪连迟疑的时间都没有,嘴里就回答了起来

话说!他一个男孩子怕什么未来才会提出的条件,一切将好处拿到手里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