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距离肃州城两千二百里,途径秦州、兰州、雍州、金州、甘州,横贯整个河西走廊,东西很长两边很窄,整个肃王封地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细口瓶,直到过了甘州才开阔起来,连接着西域和无边沙海。

虽然回到了肃王封地秦州,但要抵达肃州,距离并不比从长安下江南近多少,逆流而上还不能走水路,没有个把月的时间,肯定是到不了的。

过了秦州边境杨树林后,许不令没有再装病,但也不可能大摇大摆的四处溜达。

朝廷以为他没解毒,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还得等上两个月时间,然后传个消息说找到了锁龙蛊解药,再清醒过来给长安送一封书信,为弑君的鲁莽行为深表遗憾,才能天高任鸟飞。

长路漫漫也没什么景色,许不令无事可做,能解闷的只有一个宝宝。

萧湘儿经过几天的‘宁死不屈’,目前已经想通了些,不过还是不肯就这么轻易的被许不令得手,依旧一副‘我是为了救你,对你没有私情’的模样,强行给自己找借口。

许不令对此自然心领神会,也不着急,反正就是每天晚上想方设法的解毒。身上仅剩的一点点锁龙蛊,再解就没了,为了继续稳住宝宝,许不令走了不少‘歪路’。

萧湘儿明显是很不情愿的,却又没办法,白天也不准她下马车,可以说是起床就解毒,解完就睡觉,到最后连责骂的力气都没了,瘫在车厢里,小声训巧娥不中用,都不知道护主。

可巧娥护主的时候,晕乎乎的小姐就把她往出撵,什么“不要看那里,快出去”等等,醒来后又训她,巧娥能有什么办法,想给小姐分忧都找不到机会。

车队就这么在秦州走了三天,逐渐接近秦州西北的边界。

这几天陆夫人一直待在马车上休养,从望江台到离开长安这段日子,陆夫人绝望至极又强撑着,早已经心力憔悴。瞧见许不令忽然恢复后又太激动,大悲大喜之下,身体再也撑不住了,在车上一躺就是三天。

许不令也只敢在陆夫人睡熟之后才出去逛逛,其他时候都老老实实的守在陆夫人身边望着,就如同陆夫人在他装病时望着他一样。

穿死库水白丝女孩迎接夏天

在抵达秦州的第三天晚上,陆夫人的精神总算是恢复了。此时车队在秦州的一条大河边上扎营,兵马依旧环绕周边保持距离。

正中的巨大车辇中,盖着薄毯的陆夫人,微微蹙起眉梢,手儿轻轻握了下,察觉没有许不令的手后,便清醒了过来,眼神从茫然渐渐转为清明。

四野寂静,已经是深夜了。

陆夫人吸了几口气,左右看了下,车厢里黑洞洞的只有月光,许不令不在,月奴也不知去了哪里。

陆夫人眨了眨眸子,睡了几天有些腰酸背痛,有些口渴,便慢悠悠的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穿上了绣鞋,走到旁边的小案旁喝了口水。

夜色清幽,窗外天地无声,只闪着微弱的几点篝火光芒。

陆夫人站在车窗内,看着一望无际的西北大地,随着心里负担的消逝,一股莫名的哀意又重新涌上了心头。

湘儿就这么走了……

陆夫人紧紧攥着水杯,眼圈儿顿时红了几分,泪珠儿不听话的滚了下来。

前些天一直想着令儿,哪怕得到闺蜜的死讯,她也难以分神,或者根本没法去想。

此时此刻安宁下来,站在这苍茫天地之间,那股揪心的感觉才涌上心头,便如同多年前听到肃王妃病逝的消息时一样。

陆夫人朋友很少,能合得来的,也就小时候的那个大姐姐,嫁人后婆家的小姑姑。

年纪相仿、同样守寡,彼此斗气、争抢、酸来酸去,不过是两个同病相怜的苦命女人相拥取暖罢了。

湘儿为什么要因为这种事儿自尽……

陆夫人抿了抿嘴,打心眼里为自己无话不说的闺蜜觉得不值,帝王家手足相残,湘儿只是个名义上的太后罢了,本就没资格去管,为什么要为了这点小事自尽……

可能在深宫中孤苦十年,早已经活够了吧……

如果我没有令儿,恐怕也和湘儿一样……唉……

心思百转间,陆夫人睡意全无,转头看了眼死气沉沉的车厢,从榻上拿了一件披肩,便转身下了马车,想在营地中走走缅怀故人。

营地之中十分安静,三千铁骑护卫在外围,自然也不需要什么安保,丫鬟车夫都扎帐篷睡下了,只有远处河流传来的‘哗哗’轻响。

陆夫人神游万里,越想越是揪心,正在出神之际,忽然听到一阵小声交谈:

“……世子好厉害,都半个时辰了……小姐昨天都爬不起来,今天不会被弄死吧……”

“……怎么可能,你家小姐二十多岁,和我家夫人一样,正是能折腾的时候,我倒怕小王爷把身体累坏了……”

“……倒也是……以前小姐爱训人,总是端正威严的模样,没想到……啧啧……什么时候我也能……”

“……啐—不知羞……”

……

窃窃私语声音很小。

陆夫人听到后神色猛地一震,有些难以置信。

月奴和巧娥的声音……

巧娥不是被烧死了嘛……

天呐~月奴莫不是撞鬼了……

陆夫人脸色一白,本来就敬鬼神,此时自然害怕起来,本想扭头就跑,可毕竟和月奴一起长大,又害怕月奴出事儿,只能小心翼翼的走到一辆马车旁边,探头瞄了一眼。

朦胧月色下,两个斯斯文文的漂亮丫鬟蹲在车轮旁边窃窃私语,脸色都是红红的比较怪异,生怕被人发现的模样。

“……”

陆夫人捂住嘴,有些难以置信。

巧娥是活的……

小姐……湘儿……文笔书吧

湘儿还活着?

陆夫人顿时蒙了,心里闪过难以言喻的惊喜,还有害怕这只是做梦的惊慌,连呼吸都不敢,生怕待会就醒了。

抬眼看了下,远处被几辆马车遮挡的一辆宽大马车上,透出点点灯火的光芒,车厢在月色下轻微摇晃,里面明显有人。

!!!

陆夫人又急又喜,也顾不得其他,快步跑向了马车,想要去看看。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惊的巧娥和月奴一哆嗦,转头刚想呵斥不听话的丫鬟家丁,便发现是陆夫人朝着马车跑了过去。

“呀—”

“夫人,别……”

两个丫鬟脸色煞白,站起来想拦住。

只可惜陆夫人太急切,一溜烟的就跑到了马车跟前,果不其然就听到了湘儿的声音:

“……还没解完呢……不许走……”

“姑奶奶,你快起来……诶诶,别咬……”

“湘儿!!”

陆夫人满眼惊喜,直接跳上了马车,抬手就推开了车厢的房门。

亮着烛火的房间中,萧湘儿被男人推着撑起了上半身,脸儿正对着马车房门。

虽然头发有点散乱,脸颊也红的有点怪异,不过那张脸蛋儿绝不会错,就是萧湘儿。

看到闺蜜死而复生,陆夫人眼中带着难以言喻的惊喜,也顾不得其他情况了,直接冲了进去,一把抱住了什么都没穿的萧湘儿,死死搂在怀里,带着哭腔道:

“湘儿……你……你……”

被宝宝骑着的许不令脸色煞白,抬手想把陆夫人敲晕又舍不得,一时间僵在了榻上。

萧湘儿呼吸有些急促,晕乎乎的,本来死死抱着许不令不让他跑,此时也慢慢回过神来,眼神逐渐清明。

“呀——”

一声尖叫,在车厢内响起。

萧湘儿满眼惊恐、羞愤、难堪、窘迫。手忙脚乱的想要起身,把旁边的裙子套上,却被陆夫人抱的难以动弹,都快急晕了。

陆夫人死死搂着最要好的闺蜜,语无伦次的嘀咕了几句,渐渐也发现不对……

怎么没穿衣服……

出了好多汗……

怎么长着狐狸尾巴……

难不成是妖怪……

思绪瞬间变幻了多次,陆夫人脸色渐渐涨红,明白了现在的情况后,眸子里又慢慢变成了震惊。

你可是太后呀!怎么能和男人……

羞愤还是其次,陆夫人慢慢转头,往下瞄了一眼。

“呃……陆姨,你怎么醒了……”

“……”

陆夫人两眼一翻,手脚一软,便晃晃悠悠的倒在了榻上,不省人事。

“呀—红鸾……”

“陆姨!”

许不令连忙翻起来,扶住了晕倒的陆夫人。

萧湘儿脸色煞白,惊慌失措的把裙子裹在身上,心里又气又急,抬手就在许不令背上打了几下:

“你……你这孽障……现在怎么办?我……我不活了……”

说着萧湘儿便一头撞向车厢,是真想就这么死了算了。

许不令头皮发麻,抬手又把湘儿搂住,急声道:

“都说陆姨来了,让你下来,你……”

“你怪我咯?我……我是为你解毒!”

萧湘儿瞪着杏眼羞愤欲绝,又踢又打,就是要寻死。

许不令无可奈何,又开始说好话哄宝宝。

马车外面,月奴和巧娥脸色涨红的抬头瞄了眼,又连忙缩了回去,继而当做什么都没看见,急匆匆的溜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