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的最低都是化劲巅峰,就是武道界的人,也没几个是对手。

就算同样的境界,年龄影响也很大。武道界的化劲巅峰,年龄都不小了,气血筋骨都比不上这些人。

先天境的人,更是连顾云念和慕司宸都要联手对付,在陆羽知道的人中,顾云念和慕司宸已经是最厉害的了。

顾云念笑着应道:“放心,我们有办法对付。”她从来都不是迂腐的人,正面不行,那就暗着来。

金剑一直没回去,许家主派了人在酒店门前盯着,第一时间就得知顾云念和慕司宸回了酒店。

再给金剑打电话,电话通了一直没人接。

他立刻把手机里的手机卡抽出掰断,招来助理问道:“查到那两人的身份了吗?”

助理低头回答,“没有,滕氏旗下的酒店向来对客户的隐私保护得很严密,不会外透露客户的信息。不过我们查到,慕先生和顾小姐就是酒店经历亲自去机场接的人。属下猜测,这两人或许就是京城慕家少主慕司宸,和他刚订婚的未婚妻,药老的弟子顾云念。”

许家主倏然一惊,难怪听着两人的姓氏这么耳熟。

且京城慕家的少主,也是滕家继承人,这件事他也清楚,也解释了难怪张经理这么大的动静亲自去机场接人。

他立刻说道:“金剑那边的事我们不管了,把他做过的那些事撇清关系。再放出消息……”

戴帽的姑娘迎接夏末之风

话到嘴边,许家主的话一顿,想到在江南金剑还有几个同门,摇头,“算了。金剑那边的事我们不清楚,不管谁问,都是他今日让司机把他送到古街就一个人走了,行踪我们不清楚也不敢问。

另外慕少和顾小姐那边,让人小心盯着不要被人发现,适时地送上点消息,其他的我们不参与。”

金剑就是追着顾云念和慕司宸去的,他的失踪,显然与顾云念和慕司宸有关。

慕司宸和顾云念又与官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金剑这些人显然是被官方的人盯上了,他在江南再势大,官方的事也不是他能参与的,只希望这把火不要烧到了他的头上。

顾云念和慕司宸并没刻意隐瞒身份,对许家主能猜出他们的身份并不意外,酒店外盯梢的人两人也发现了。

今天顾云念和慕司宸并没去外面吃早餐,去了酒店餐厅。

吃过早餐刚开车出酒店没多久,就在车上被几辆黑色轿车包围住拦截下。

一人从车行下来,敲敲慕司宸的车窗,车窗落下后冷声说道:“两位,我家家主有请。”

慕司宸面无表情地重新合上车窗,只在留有一道缝隙的时候,声音飘了出来,“带路吧。”

同样是为云家祖宅而来,态度却比许家主差太多,对着两人威逼利诱一番才放他们离开。

这次顾云念也没拿茶叶出来,一离开,就有人跟了上来。

是金剑的同门,由金剑持令从古武界带出来的。

比起金剑还知道遮掩,这人直接在路上将两人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