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晚舟盯着那些帐篷,冷漠地转了转红缨枪。

到底是底蕴深厚的世家,哪怕被判处流徙之刑,也仍旧不必经受风餐露宿之苦,瞧瞧,还有置着高床软枕的大帐供他们休息呢。

少年收起红缨枪,朝旁边伸出手:“拿箭来。”

一名黑脸壮汉立刻呈上铁箭。

他注视着宁晚舟,表情里流露出几分恭敬。

他是北疆土生土长的汉子,年少时就参军入伍,多年前还曾跟随镇国公宁肃打过几场硬仗,是从尸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军人。

得知镇国公死于奸人之手,北疆的二十万大军险些一夜兵变。

副将们昼夜不停地争吵,有的要杀进长安为镇国公报仇,有的要按兵不动静观其变,有的要另投良主另谋出路,总之吵吵闹闹溃不成军,连军队每日的操练都耽搁了。

军心涣散之际,小公爷来到了北疆。

他记得第一次见到小公爷,几乎所有副将都轻视而失望。

如此细皮嫩肉唇红齿白的小郎君,像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娇贵公子,哪懂得统兵作战?

虽然他是镇国公唯一的嫡子,可他根本不配率领他们,他根本不配成为北疆封地的主人。

绿叶小妖爱听音乐秀纯美风姿

于是他们各种阳奉阴违,表面上与小公爷嘻嘻哈哈,背地里却十分鄙夷这个少年,对他的命令更是抱着敷衍的态度。

死心塌地效忠镇国公的那一拨将领,怀着无比绝望的心,认定北疆封地完蛋了,二十万大军完蛋了,他们迟早要被沈皇后兼并。

本就糟糕的局势,因为北魏铁骑的骚扰和掠夺而更加糟糕。

那些北魏的军痞,最喜欢趁着春日麦苗播种生长之际,带领大批骑兵夜袭麦田,把好好的麦苗践踏得满目狼藉,然后扬长而去。

每年皆是如此,防不胜防。

谁也没料到,那位看似娇贵的少年,竟然敢不声不响领着十几骑心腹,深夜潜伏在麦田里守株待兔,守了三天三夜,竟然真叫他守到了那群军痞。

谁也不知道那一夜,他经历了怎样的酣战。

清晨时分,营地响起号角,他们走出营帐,远远就看见那位娇贵的少年,半身染血,胸前还插着半根断剑,面无表情地驾着战车穿过辕门。

战车上,堆积着上百颗北魏士兵的人头。

挤挤挨挨满是士兵的营地,在这一刻莫名安静。

所有人都呆呆注视着那个少年。

营地的号角声渐渐平息时,穿胡风窄袖袄裙的少女,小脸圆润白嫩,手捧一枝新折的桃花,挑开帐帘走了出来。

她单膝跪在战车前,把桃花献给少年,姿态虔诚而又恭顺。

她仰起笑靥如花的小脸:“恭喜国公爷,初战告捷!”

南方的长风穿过海边的平原,穿过九州的山峦与大河,穿过北疆的戈壁草原,携着几分温柔春意,悄然吹拂着少年冷漠却坚毅的面庞。

随着南宝珠的祝贺,副将们面面相觑良久,缓缓点了点头,终于认可了宁晚舟的实力,也终于心甘情愿接受了新的封地主人。

他们纷纷跟着跪下,高声庆贺大捷。

少年眉目坚韧,俯身接过南宝珠献上的桃花。

桃花开在春风里。

他已不再是长安城里,那个游手好闲的小公爷。

他是新的镇国公,是北疆的新王。

一颗颗长星,散落在天边初升的朝阳里。

宁晚舟接过黑脸壮汉递来的弓箭,居高临下地瞄向山脚大帐。

羽箭上带着哨音,随着他松开弓弦,羽箭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啸声,犹如疾风般掠向大帐。

突兀的动静惊醒了几处营帐里的赵家人,以赵炳和赵梧为首,他们纷纷走出营帐,好奇地查看外面的动静。

宁晚舟勾唇。

他扔掉弓箭,随手抄起红缨枪,猛然一夹马肚:“杀!”

上千骑兵紧随其后,如惊涛骇浪般从山坡上疾驰而来!

赵炳父子看见宁晚舟,脸都要吓绿了,连忙呼喊着往帐篷里逃,高声催促门客和侍卫抵御敌寇。

负责押送他们的,只有区区几百名禁卫军。

他们何曾见过北疆的骑兵,一个个都像是纸糊的城墙,风一吹就散落各处,根本保护不了赵家族人。

宁晚舟往来冲突,不过一时三刻,就解决了那些禁卫军和门客。

他勒住缰绳,盯向抱着金银细软打算趁乱逃走的赵家父子,转了转手中的红缨枪,笑容阴毒。

北边的春日清晨,还透着几分寒意。

官道旁的桃花只开了几朵,将苍凉的青砖驿道点缀出些微粉意,像是告诉过往的旅人,北地的山山水水也并非都是冷峻风霜。

穿窄袖胡裙的少女,系着宽大的斗篷,骑一匹快马,匆匆往驿道尽头疾驰而去。

许是一路风餐露宿,少女不施粉黛,扑面而来的灰尘染脏了她的红罗胡裙,皮靴早已辨别不出原本的颜色,就连昔日圆润白嫩的下巴也显得尖俏几分。

终于行至那座山坡。

南宝珠手搭凉棚,朝山脚下张望。

满地血腥,尸横遍野。

北疆的骑兵们大笑着搜刮财物,那个少年坐在高高的尸堆上,脚下各自踩着赵炳父子沾满鲜血的脑袋,正解下腰间囊袋,仰头饮酒。

南宝珠的目光逐渐温柔。

她策马下了山坡:“国公爷。”

宁晚舟怔了怔,收起酒囊,将南宝珠扶下骏马:“姐姐怎么来了?”

他看了眼那匹疲惫的骏马,不禁蹙眉:“几百里路,你一个人骑马赶来的?姐姐太胡闹了,就不怕遇到山贼?”

南宝珠抱住他的腰身:“怕你孤单,就赶过来了……”

大仇得报,有的人会感到畅快淋漓。

可是更多的人,会感到孤独难过吧?

因为无论杀死多少仇人,至亲之人也仍旧无法死而复生,所谓的大仇得报,根本无法带来慰藉,反而会令人陷入失去目标的怅然之中。

金色阳光在少女的面庞上跳跃,婉约而又温柔。

宁晚舟被她抱着,百炼钢化作绕指柔,根本无法再责怪她。

他吻了吻南宝珠的朱唇。

他忽然打横抱起少女,往一顶营帐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