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俊…”

“柴俊…”

连唤了两声,那瘦瘦高高,一身戎装的青年男子还是没啥反应,直待苏无遮轻轻提高音量,他这才好似如梦初醒,赶忙拱手告罪,头上是冷汗如瀑。

“苏尊,属下罪该万死,刚刚…”

“好了,不用说了。”

柴俊一如既往的低着头,似是永远不敢看天卫尊主那张精致到如女子一般俊秀的脸庞,苏无遮则沉默了一会儿,方才用他那独有的优雅嗓音,低沉道:

“生而为人,本就不易,记好了,下次可别再分心了,柴俊!”

最后的柴俊两字,苏无遮似咬的很重。

“是…”

“说了不用这么拘谨。”

“是…”

苏无遮扭头看了眼只敢杵在自己身后,却再也无法抬起头的柴俊,那剔透无尘的眼眸里似是想起了什么。

海岛度假清纯少女俏皮甜美写真

喟然一叹,随风而去。

“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两个新朋友。”

“是…”

正如天卫尊主苏无遮所言,天下大势,风云变幻。

一个商山陵的出现,两则虚无缥缈的预言,各门各派明面上似乎都不甚在意,一如既往的修行、历练、感悟天道,可暗地里的躁动与咆哮在闭门之后却无人知晓。

渔利也好,称尊也罢,甚至那穹顶之上的仙路坦途,或终将汇聚成欲望之海,投影在整个九州的陆地之上。

就好比现在的百珍城。

自前段时间,龙家的长公主龙赋诗带人当街打伤一名少年之后,整个百珍城似乎都被一层诡异的凝重所笼罩。

据传被打伤的元化境少年和龙赋诗有些过节,而救下他的则是常家的年轻一辈的二号人物,常林柏。

这种微妙的关系很快便被某些有心人瞬间放大,加上常家很多在外经商游历的子弟陆续归族,一时间,城里颇有种风声鹤唳的味道。

而这一系列事情的关键人物,那个元化境的少年,在被常林柏救下之后便自行离去,至今下落不明。

有人说龙赋诗明面上放过了此子,背地里却叫倾慕她的凝神境高人暗中将其击杀,亦有人说少年使得是欲盖弥彰之计,早已转道躲进了常家大院。

不过众说纷纭之下,常家和龙家似乎在交锋中比以往要克制得多,也都有意无意的在打听这少年的下落,而咱们的主角究竟身处何处呢?

“呼~”

一口浊气呼出,青云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紧接着,那双如星辰一般璀璨的锐利眼瞳骤然睁开!

“呵,凝神境修士真是厉害,云骖的实力怕是一点都逊色于老石头,若非璎红那枚神奇的丹药中和了大部分雷霆之力,只凭不灭真灵与麒麟噬,我不可能这么快恢复过来。”

一间宽敞的客房内,抚摸着自己已经续接上的肋骨,小爷的心中多少有些后怕。

按照老石头的说法,自己肉身的强度如果施展到极致,应该与凝神境初期的修士不相上下。

可那多半是龙裔的云骖掌力雄浑,灵力与肉身配合的恰到好处,若非对方手下留情,自己恐怕早已命丧当场!

“说是十根还真就是十根。”

青云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日云骖最后的一掌看似凶猛,实则却将威力拿捏的恰到好处。

他先是以极快的速度,在手掌还未轰击到青云胸膛之前,用雷霆之力直接封住了小爷的周身百脉,使其根本无力反击。

而后阵阵掌力方才传达到他的胸腹之上,使得青云在束手无策之际的同时,亦能清晰听到肋骨断裂的闷哼,以及扎穿肺腑的刺啦声。

这种伤势对于修士来说其实并不算太重,且愣是避开了心脉,这也是小爷后来为何能确定云骖无意取他性命的原因。

可这种精妙的操控手段,以及碾压式的实力宣扬,与其说是想打败青云,不如说是想羞辱与恫吓他。

“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在刻意立威,难道是对我?不,不像,是针对龙赋诗?”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地板上,细微的灰尘漂浮在空气中,青云就这么盯着,转眼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身、行、意,不论从哪方面来看,元化境根本不可能和凝神境修士相抗衡,云骖那日虽是偷袭,可即便是我正大光明的抵挡,他也不动用自己的雷灵力,光凭那蛮横的肉身估计也足以将我活活打死。”

一仞山上与老石头的较技让他收敛了萌芽的狂妄,但与云骖的交手,不,应该说被云骖吊打的短短时间,青云便再次对各境界实力的差距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

“身为龙裔,云骖就算强的离谱也不过分,可问题是,会不会有其他修士也能达到云骖这种恐怖的强度,换言之,若云骖还只是凝神境初期或者中期的高手,那凝神境后期以及圆满的修士,那到底得有多么强大啊!”

雷霆之力虽然早已被不灭真灵所消磨殆尽,他的伤势也几近复原,但云骖最后一掌给他带来的痛苦却如烙印一般久难平息。

“啧,好在他的神识似乎不及老石头高明,当并未发现我身体的秘密。”

客房的轩窗蒙上了一层不算太厚的油纸,让洒在屋内的阳光泛着点点微黄。

与当日面对如山岳般强大到根本无法升起抵抗之心时类似,青云疗伤之际苦苦思索了数个星夜,却仍旧没有找到任何获胜的契机。

只剩下一个字:

逃。

虽然很不愿承认自己的弱小,但小爷终究只能叹了口气:

“哎,也不知外面的风声怎么样了。”

云骖对于现在青云来说确实太过强大,上次捡回一条命已属万幸。

是非之地,还是想办法赶紧离开的好,毕竟自己也要尽快赶往知静洞天,否则好兄弟的心上人就得嫁作他人妇了。

估摸了一番,青云觉得在这里貌似已经呆了十多天了,龙家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多半还是会将搜索范围辐射到城外。

“哎,可惜与龙家的梁子结的太深了,早知那鹤白被龙轻笛迷得如此鬼迷心窍,小爷我就不去抢青灵果了,真是多此一举,现在又被云骖这么一闹,龙家这条去知静洞天的小船怕是搭不上了,该怎么办呢?”

那日璎红留下的“是非之地”几个字,青云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对方言语中的深意,只是回想起那日常家府上燕南枝的背影,小爷突然之间便陷入了两难。

相认?

一别经年,燕南枝不是阿莲,根本不可能认出他来,甚至拜入清虚天已久,她多半早已猜测到自己的身份,这会不会对自己有危险呢?

不认?

燕两山临终前的嘱托他从不敢有半分忘却,一路行来,甚至对萧洛一他都未有半点隐瞒,只因那场灾祸乃是由他父子而起,他有责任去完成两山老师的遗愿。

青云目光怔怔的盯着阳光下的尘埃,可突然之间,那些悬浮的尘埃却轻轻一动!

紧接着地面的木板间传来了人耳不可辨的吱呀声,可这却根本逃过青云远超同辈的超强五感,也让他有些涣散的瞳孔顿时缩成了针尖!

“有人?!”

自那日辞别常林柏之后,青云先是快速绕进了一个无人在意的小胡同,然后换下血衣戴上斗笠,再七拐八拐方才入住了这间酒楼。

甚至他所订的客房都是酒楼里最高与最偏的角落,一来无人打扰,二来方便脱身,他亦直接付了一整月的租金并吩咐过小二,自己将要清修入定没有传唤不得打扰。

这半个多月过去一直非常太平,现在听着声音似乎一下来了好几人,难道被龙家的人发现了?

心念电转,青云掌心红芒一闪,古剑藏锋便划破他的皮肤,带着点点血色直接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如果云骖也来了,与其跳窗逃生,不如直接破开空间。”

青云自忖云骖就算速度再快,那也不可能在他有准备的情况下偷袭成功。

而只要他能第一时间划破空间就此遁走,若是云骖胆敢追进藏锋所营造的血色空间通道,那他很乐意停下步伐,欣赏此人被空间乱流绞成碎屑的壮观景象!

细长但却沉重的藏锋仍旧还闪烁着妖异的红芒,将青云不再殷红的瞳仁映照出了点点嗜血的光辉,但面对即将可能出现的强敌,青云紧握剑柄的手心不自觉的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三,二,一…”

暗暗默数,随着来人的逼近,青云的心已然提到了嗓子眼儿。

咚咚咚,三道短浅的敲门声像是重锤般狠狠敲击着青云的心脏,而他那如鹰隼样慢慢带上血煞之力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客房的木门。

“请问秦云前辈在吗?”

等了半晌,似是店里小二见无人应答,便又三扣房门,同时稍稍提高了音量。

“请问秦云前辈在吗?”

深深地吸了口气,青云却缓缓的松开了微眯的双眼。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与其被动挨打,还不如正大光明的干上一场,反正打不过也能逃不是?

“我在。”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碰的一声,房门便直接被人踹开亦或以巨力轰开,十多日没人打扫的房间也因此腾地升起了浓厚的烟尘。

小爷从来就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主儿,他也不管来人究竟是龙赋诗还是云骖,反正自己上次被打得那么惨,今朝就算逃跑,那也得从龙家的谁谁谁身上收回点利息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