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珂,说不定,我是说…..可能,现在突然跑过去想见那小孩,就是中邪了呢?”

“说不定,翻墙进去,秦染就在等着……然后,燕南王也要跟丞相府穿一个裤子。”

安七七虽然是调侃的意味。

但却提醒了顾遥。

如果带走小反派的人,是秦染。

那她身上必定有外挂,操作一下,让安七七在合适的时间,去翻墙。

毕竟,帝京之中都是女帝的暗线和眼睛。

这两家,私下但凡有点风吹草动,就难免让女帝生疑。

但孩子惹祸不一样。

毕竟,安七七跟着燕珂,曾经也是在女帝跟前挂过名的纨绔。

“007,开下屏蔽仪。”

顾遥说完,看着自己在地图上的红点位置消失后,闭上了眼睛。

白色浴巾女皮肤白嫩浴室自拍图片

在安七七惊愕的眼神中,抬鞭一挥。

连人带马,快地只剩下寒风中的残影。

“燕珂——!”

“喂,喂,等等我……!”

少女的惊呼,抛在了脑后。

夜幕降临,天空黯淡无星。

空气有微微的干燥,青石板慢慢覆上了霜。

河渠里,水面冰凌悠荡。

十里之外的帝京长街,青衣巷最中心的府邸。

各个院落都灯火通明。

除了后院下仆居住之处的东边,那间极小又破烂的竹屋里,只有一盏烛火幽幽亮起。

寒风凛凛,竹叶簌簌。

屋内,烛火的光晕,并不明亮。

衣着单薄的少年,躺在草席上,微微蹙着眉,看向窗户外,那一方夜色。

肚子绞痛的感觉,让他按着的手,越来越用力。

头脑昏沉,以至于他的目光,都有些恍惚。

直到,屋外,有脚步声传来。

有一道女声,在门外响起:

“千星公子,我们小姐请过去一趟。”

是红袖的声音。

现在吗…….?

少年动了动,浑身无力,只能放弃回答。

屋外的人,便径直推开了门。

似有些急:“快一点,我们小姐说,要立刻过去!”

少年偏过头,看到门口的人。

确实是红袖。

心里,不由一阵失望。

“哎哟,真冷….动作快点。”

红袖进来,哆哆嗦嗦地抖了抖身子。

看了一眼,灯光下,睡在草席上的少年,心中微微一动。

这个小子,长得实在是……

红袖吞了吞口水,忍住心里那些念头。

催促道:“别磨蹭了,快起来。”

说着,忍不住走近了一些。

单薄的衣袍之下,依稀能看到少年清晰的锁骨,有些说不出的诱人。

明明这环境如此恶劣。

可这肌肤,竟然格外的干净,光是看着都透着冰润。

“果然……那天我没看错。”

红袖睁大眼,有些贪婪。

这小子的皮囊,竟然比丞相府那些精贵的公子哥儿,生的还要好上数倍。

连小姐都没注意到。

也就是她,无意中瞧见了这张脸,这岂不是……

心里,那股子邪念,便大胆了几分。

嘴里叨叨了一句:

“小姐虽然催得急……但她人还在大人屋里,只叫我带去她书房等着…..”

反正是等着……那,这世间也够用吧?

见她靠近,少年依旧没怎么动弹。

女人眼神里的眸光,变得兴奋,又压抑起来。

呼吸,也重了不少。

缓缓伸手,探向少年的领口,急不可耐地凑上去。

“当初要不是我把背回来,说不定已经死了……让我快活快活,就算报恩了!”

呼吸声,近在迟尺。

“这屋里真冷…..”

女人哆嗦着,手下扒拉衣服的动作却没停。

少年的眼底幽暗,握在指尖的一把簪子,一头已经磨得很尖利。

只要身上的人,再近一步,他就刺出去。

他提前见到了这一幕。

也早早地做了准备,只是可惜了,这是他爹留给他最后的东西。

女人解开衣服,俯身上来,又急又慌。

少年握簪的手一紧,刚要动作。

“啊——”

一阵短暂又急促的呜咽,在他耳畔响起。

伏在他身上的女人,突然就没了声响。

连那粗重的呼吸,也骤然消失了。

原本压在他身上的女人,似被人提走,重重扔在了地上。

咚地一声,干脆又无情。

“……”

他意识到了什么,内心闪过一阵狂喜,原本慌乱又警惕的心跳,缓缓平静下来。

屋内,似有暗香浮动。

一道纤细的身影,靠近,淡淡的阴影,落了下来。

少年却迟迟没有睁开眼。

忐忑,又有些羞耻于这样的时刻的相见。

薄薄的红晕,悄然染红了他的脸。

“喂,小孩……再不睁眼,我就走了。”

女声,干净,又清冽。

少年猛地睁眼,一把抓住那带着雪意的黑色长袖。

忍着刺痛的喉,急声道:“别走!”

他仰头,看着灯影里的少女,眼角眉梢,都似带着微红。

有些委屈,又带着欢喜:“仙女姐姐……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