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墨蘅很喜欢洗头的玉簪,心用湿的布巾,擦着墨蘅沾血的头发,嘱咐。

“知道了,嘴巴撅那么高,难看死了。我听你的就是,不洗,等好了在洗。”

“好,姐可要话算话,玉簪会盯着你的。”

“是,管家婆!”

对玉簪的暖心,感到窝心的墨蘅拉长声音,笑嘻嘻地对她道。

收拾好头发,困倦的不行的墨蘅,脱下长裙,上衣,穿着里衣,甩掉鞋子,钻进被窝,摆个舒坦的姿势,紧紧拽住被子一角,打着呵欠:“我昨晚整晚没睡,现在要睡会,天大的事都别叫我!两个时辰后,我没醒在叫,我还要去趟谷林堂。”

“是!”

困倦的连肚子饿,都不管的墨蘅,闭上眼,很快睡着。

玉簪放下帐幔。

出去,坐在桌前,拿起剪刀,修剪花枝。

门外,胖妞端着一碗热乎乎的汤药,还有一碗银耳粥进来。

“玉簪姐姐,这是王爷叫府里的大夫,给王妃开的伤药。”

气质美女清艳脱俗生活照秀美腿

“王爷?”王爷今儿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前面亲自抱姐回来,现在又叫胖妞送药过来,还有银耳粥。

对了,她真笨。

王爷会如此,肯定是跟王妃救了贵妃母子三人有关啦。

恍然的玉簪,对胖妞道:“王妃睡了,我把药温着,一会她醒了再给她喝。”

“王妃的伤在哪?不严重吧?”胖妞紧张的朝里看看,问道。

“不严重,就是后脑勺那磕破了,肿起来一块!”玉簪把修剪好花枝的花,插进花瓶。

胖妞眼神闪烁,探头探脑的往外看看,然后收回视线,嘴凑到玉簪耳朵跟前,低声道:“听王爷眼睁睁的看着王妃在他眼前,从大门不远处的假山上跌下来,都没拉她一把!王妃才磕破脑的。”

玉簪大惊:“你真的?”

胖妞砸吧下嘴:“当然是真的,王妃跟玉簪姐姐你,对胖妞有救命之恩,胖妞骗谁也不能骗玉簪姐你呀!”

完,话锋一转:“王爷他可真是狠心!”

玉簪沉默了。

胖妞见她突然沉默不话,以为是她错话,惹她不高兴了,讪讪地:“玉簪姐,胖妞厨房还有事,就先走了。”

玉簪独自坐了会,起身进到里间。

隔着帐幔,隐约可以看见墨蘅,维持刚才睡下去的侧卧姿势,呼吸均匀的还在酣睡中。

望着那身影,她心里堵的慌,她就不明白了,姐到底哪里不好,让王爷这样三番两次的对她。

那假山她知道有多高,还好姐运气好,只是磕破了后脑勺,万一是摔折了胳膊腿呢?

她就,他怎么好好的送她回来不,还送来那些东西,原来是假好心!

回去后的萧离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何从月华院出来,就立即叫来府医,给墨蘅开了药方,叫人立即煎了给她端去。

难道是愧疚,毕竟是近在他眼前,眼睁睁看着她摔破头的。

应该是!

下午,不太放心的萧离,叫暗卫过去看看,墨蘅人怎样?

不料,暗卫反馈来的消息是,半个时辰前,墨蘅带着玉簪,又出府去了。

门卫没有拦。

暗卫没没拦的原因,萧离不用问,也明白,是因为什么。

她可是救了贵妃娘娘母子三人的功臣。

暗卫等着萧离接下来的吩咐。

须臾,萧离摆摆手:“算了,她自己的身体,她都不爱惜,本王又何必枉费功夫呢。”

谷林堂。

才睡醒的谷大夫,还没洗漱,就听学徒王妃来。

三五两下的梳洗好,出来。

两人寒暄着,进去。

守着强子的汉子,看见他们俩进去,站起身。

“你们去隔壁休息吧,这里有我跟谷大夫。”

“没事,咱们乡下人,一两宿不睡,没事!”

强子的哥哥栓子,从一侧过来,低着头,憨憨的,红着脸道。

年近三十的他也不知为何,跟墨蘅话,脸就会不受控制的红起来。

玉簪见他一个大男人,脸红的跟喝醉酒一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低声在墨蘅耳边叽咕:“一个大男人,还这么害羞!”关键是他人还黑,这一脸红,那颜色有的瞧了,黑红黑红的,看去很是另类。

栓子老早就瞅见跟在王妃身后,样貌美丽的玉簪,这会见她瞪着圆溜溜的双眼,瞅着他笑。

眼波流转,红唇娇艳贴近王妃低声叽咕。

脸更红了,头更低了。

局促的搓着满是老茧的手。***